中利集团疯狂收购扣非四年累亏59亿 大股东占用资金8.79亿股价五连板

王柏兴及其实际控制的中利集团(SZ:002309)风险来了。

5月23日晚间,中利集团回复交易所问询函时表示,公司控股股东中利控股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8.79亿元,会尽全力争取在一个月内归还占用资金。今年初以来,中利控股累计归还的占用资金仅为223.35万元。如届时资金占用问题确实无法解决,则该等情况构成相关规定的资金占用且情形严重的情形,将触及相关规定的对其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

控股股东能否如期归还占用的资金,存在较大变数。实际上,中利集团自身财务状况本就有些糟糕。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为16.04亿元(含受限资金),而短期债务达44.55亿元,存在较大的偿债压力。

同时,中利集团的经营业绩颇为糟糕。2018至2021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73亿元、-4.26亿元、-27.19亿元、-25.10亿元,四年合计亏损59.28亿元。

这一经营现状的出现与激进扩张直接相关。

中利集团前身为常熟市唐市电缆厂,成立于1988年9月,以阻燃耐火软电缆起家,主营产品为特种电缆、光缆等。2009年上市后,王柏兴就推动公司频频进行资本运作。

2011年8月20日,中利集团支付4.82亿元现金收购苏州腾晖51%股权。2014年4月2日晚,中利集团宣告向苏州腾晖增资12.18亿元事项完成 ,对其持股比上升至84.80%。当年4月17日晚,中利集团又宣布,出资4.57亿元收购苏州腾晖剩下的15.20%股权,从而获得其100%股权。当年底,中利集团又引入国开金融等战投向苏州腾晖增资9.80亿元。2016年5月,中利集团通过发行股份作价11.76亿元将这些战投手中股份收购,苏州腾晖再次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在收购苏州腾晖100%股权交易中,中利集团合计耗资33.33亿元(含股权交易)。

2018年2月7日,中利集团公告称,拟以3亿元现金增资深比克动力,获得其2.93%股权。当年4月3日,该交易完成,拟以2亿元现金收购比克动力1.95%股权,交易对方为浩泽商贸,交易于5月4日完成。也是在这一天,公司又公告,拟出资3.50亿元向浩泽商贸收购比克动力3.41%股权。4个月内分三次完成并购,中利集团共支付8.50亿元获得比克动力8.28%股权。

此外,2018年12月,中利集团抛出定增预案,拟募资16.79亿元收购江中利电子49.14%股权。当时,中利电子净资产4.56亿元,100%估值为24.16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将全资控股中利电子。

Wind数据显示,中利集团实施了三次定增,加上IPO,公司股权融资合计70.77亿元。从财务状况看,这些募资基本上已经花光。

激进并购的后遗症,是经营接连亏损。具体为,2018年,因“531”光伏政策关于商业电站国补指标的变化和国补延期发放,公司对部分商业电站计提减值损失和折价出让,导致当年商业电站毛利为负值,商业电站计提减值4.3亿元。当年,公司对参股公司比克动力计提减值2.55亿元。2019年,因“531”光伏政策持续影响,公司商业电站和扶贫电站营业收入和毛利大幅下降,而期间费用刚性支出与往期基本持平。

2020年,为加速回款,公司光伏板块中因电站消缺成本增加和销售折让,导致光伏板块毛利额下降4.86亿元。中利电子控制权被转让无专网业务收入及毛利贡献,较 2019年度减少毛利4.78亿元。当年,公司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4.83亿元、在建工程减值准备2.34亿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5.31亿元,从而导致当年扣非后净利润大幅下降。2021年,受专网业务暴雷影响,涉及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存货、融资担保、长期股权投资损失等计提23.52亿元,扣除已计入非经常性损益的金额12.56亿元,该事项对当年扣非后净利润的影响为-10.96亿元,此外,因原材料及海运费暴涨,产能释放不充分,经营性亏损10.26亿元,计提其他减值损失4.95亿元。

综上,激进收购之后,中利集团已经陷入经营困境。屋漏又逢连阴雨,缺钱的控股股股东中利控股也将手伸向了上市公司中利集团。

奇怪的是,就是这样糟糕的经营状况,今年5月17日开始,中利集团连收五个涨停板。不过,5月24日,受大股东占有资金问题未解决,早盘股价一度闪崩跌停,至早盘收盘,跌幅仍达9.65%,半日成交量8.51亿元,或创新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