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20亿!一场疯狂的锂“赌局”

一场拍卖,让疯狂的锂再次冲击了人们的心智。

5月21日早,在持续了近六天五夜、经历了三千多次加价和延迟后,斯诺威矿业54%股权竞拍终于落锤,335万元起拍,20亿元成交,翻了近600倍,国内锂行业的超高景气度被展露无遗。

本次买方的信息有些扑朔迷离,《拍卖成交确认书》显示,此次斯诺威矿业54%股权,被一位名叫谭威的自然人成功竞得,但其代表的资方仍不得而知。

早在2021年4月16日,斯诺威矿业因资不抵债,走上破产清算程序。一家破产的矿场受到如此高的关注,实际上是“买方举牌,意在矿山”,只因该公司手握着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的探矿权。

根据《四川省雅江县德扯锂矿、石英岩矿详查探矿权评估报告》显示,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保有氧化锂资源储量为 29.3 万吨, 折合碳酸锂当量为 72.4 万吨,属于特大型锂矿。

让投资方豪掷千金的,是锂矿背后暴涨的锂价。

这两年,平平无奇的碳酸锂在搭上新能源汽车后,身价飞涨。从过去不受待见的“工业味精”锂,华丽变身为新时代的“白色石油”,一年涨十倍,且一吨难求。

3月26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协主席万钢也感叹:“碳酸锂居然可以在去年一年当中增⻓10倍!”

价格飞涨,但暴涨的动力电池需求叠加疫情影响开采,锂矿目前供应短缺,斯诺威成了香饽饽。

华西证券指出,这是一个瑕疵明显的项目,而竞拍方明知风险也愿意花大价钱拿下,一定是认识到优质锂辉石矿山资源的稀缺性,以及对保障电动车供应链安全的重要性。

无疑,这是一场看好未来锂价继续攀升的赌博。

这笔交易的溢价的确显著,交割价远超 2021 年以来锂行业其他收并购案例。中信证券表示,若加上债务金额,本次拍卖的的股权总对价将达到约 29 亿元,折合单吨碳酸锂价格达到约 7380 元。

这基本只是探矿权的价格,若顺利续签,日后需为开采所投入的天价基建费用,也都将计入锂矿、锂盐生产的成本当中。

据一位前上市矿企投资总监分析,斯诺威手中的矿源地处高海拔的川西地区,基础设施较差,前期投入大且时间长,因而出矿成本会比较高,预计生产一吨碳酸锂等锂盐的成本可达25万元/吨。

以同样布局川西地区,拥有四川省康定县甲基卡锂辉石矿的融达锂业举例,在手握采矿权到2041年的情况下,国金证券预计该公司2022年的锂盐成本为23.75万元/吨。

该人士认为,生产成本是斯诺威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也是决定该矿最终价值的主要因素,而这恰恰是买方最大的风险点。

并且,投资到出矿并非一朝一夕,在3月底召开的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中科院院士欧阳明高指出,典型矿石生产的碳酸锂产能释放周期需要3-5年。

上述业内人士也称,买下探矿权之后,需要办理探矿权转采矿权,还要进行矿山的设计和建设,上述流程大概需要3年。换而言之,待斯诺威出矿,可能要等到2025年。

如此高的生产成本和时间成本,都是这笔交易暗含的风险。而另一边,近期锂市的火热已有收敛,也有回归平稳的趋势。

成品碳酸锂的价格已在下滑,百川盈孚数据显示,5月22日的碳酸锂价格为45.25万元/吨,而3月还维持在每吨50余万元的高位。

此外,目前澳洲、国内等地的主力矿区都已经在投资扩产,或许2023年后锂矿和锂盐都将迎来价格拐点。

招商银行研究院分析称,2023 年-2025 年,随着全球各地产能的释放,供给将大幅增加并超过需求,锂盐价格将出现阶段性回落,不过也不会重演 2019-2020 期间的价格大幅下跌。

在国家层面,监管部门也积极关注“高烧不退”的锂价。

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将适度加快国内资源开发进度,坚决打击囤积居奇、投机炒作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引导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强化协作,共赢发展,推动关键原材料价格回归理性。

留给锂“炒作”的空间不多了。

在高锂价的刺激下,人们都为之疯狂,斯诺威只不过是一个缩影。

不过这好似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若未来锂价难以进一步冲高,竞拍者敢于豪掷20亿,收成又要推后几年显现,这无疑是一场疯狂的“赌局”。

疯狂的究竟是锂价,还是人心?大概只有当浪潮退去后方能知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