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欧洲加速摆脱对俄能源依赖 澳大利亚LNG进口计划遭殃

智通财经APP获悉,随着欧洲加速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并竞相寻找替代供应,澳大利亚建设五个天然气进口终端的计划已然受到威胁,并增加了澳大利亚人口稠密的东南部地区未来两年天然气供应短缺的风险。

据悉,浮式LNG储存及再气化装置(FSRU)是LNG运输船和陆基LNG接收站的结合体,同时具备LNG运输、接收、储存及再气化功能,也被称为移动的海上大型LNG岸站。欧洲正在竞相获取将液化天然气(LNG)转化为天然气所需的FSRU,而澳大利亚旨在从2024年开始填补预期的天然气供应缺口的进口项目所需的FSRU已经所剩无几。

瑞士信贷分析师Saul Kavonic表示:“欧洲正在抢购所有剩余的液化天然气产量和剩余的FSRU的再气化(regas)产能。因此,澳大利亚没有多余的再气化产能。”

澳大利亚竞争监管机构今年3月警告称,如果不进口液化天然气,东南市场将从2024年冬季开始面临短缺。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委员Anna Brakey在3月的一次会议上表示:“更令人担忧的是,到2026或2027年,我们预计整个东海岸将出现短缺。”

尽管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但其主要的天然气田远离悉尼和墨尔本以及东南部的其他大城市,其天然气产量主要与亚洲客户的合同挂钩。因此,澳大利亚正在推进液化天然气进口项目,但大多数项目尚未达到锁定客户或再气化基础设施的阶段,同时还面临着欧洲的竞争。

伍德赛德能源公司与澳大利亚石油公司Viva Energy签订了一项初步协议,将向后者的终端供应液化天然气。不过,伍德赛德能源公司首席执行官Meg O’Neill指出,Viva Energy本打算在今年最终批准在墨尔本附近的Geelong修建一个液化天然气进口终端,但却失去了从礼诺液化天然气(HOEGH LNG,HMLP.US)获得FSRU的初步预订。Meg O’Neill上周就曾表示:“我认为,FSRU的可用性将是一个挑战。所以我有点担心,实际上,欧洲发生的事情会推迟澳大利亚的这些机会。”

当被问及在确保FSRU方面面临的挑战时,澳大利亚拟议的5家液化天然气进口终端所有者Viva、Squadron Energy、Venice Energy、Vopak 和EPIK表示,他们正在继续其项目的工作。目前只有由Squadron建造的Port Kembla能源终端开始建设,目标是在2023年底前生产第一批天然气,并为该终端租用了一艘Hoegh Galleon FSRU。

Venice Energy位于南澳大利亚的Outer Harbor LNG项目正在与希腊LNG运输公司GasLog合作,计划开发FSRU,这可能涉及对LNG运输船进行改造。Venice Energy总裁Kym Winter-Dewhirst表示,该公司希望在2024年第二季度之前建成FSRU,但这将取决于造船厂的可用性。

不过,新建一艘新的FSRU船而非租用一艘现有的船只将带来漫长的延误。Hoegh LNG对此表示:“如果你今天订购了一艘FSRU船,你最早可能会在2026年才能收到交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