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因财务丑闻被ST,中利集团麻烦缠身!

在连续蹦出多个涨停板后,中利集团(SZ:002309)的股民们突然遭受晴天霹雳。

因控股股东关联方(中利控股)挪用上市公司8.77亿元资金,且至今未还,5月30日,中利集团被停牌一天。自5月31日开市起,中利集团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披星戴帽,简称由原来的“中利集团”变更为“ST中利”。

资料显示,王柏兴为中利集团控股股东、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直接持有中利集团18.3%的股权。与此同时,王柏兴还直接持有中利控股94.71%的股权,中利集团与中利控股属于同一控制人控制的公司。

挪用资金财务风险巨大

今年4月26日,中利集团在公布2021年财务报表的同时公告称,经自查发现,截至2021年末,公司控股股东关联方通过向供应商借款等名义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8.79亿元。

由于上述资金占用未经审批且一直未偿还,中利集团2021年的财务报表被出具了保留意见。

上述公告还明确了这笔占用资金的还款计划:将在2022年底之前归还1亿元;2023年实控人将采用其控制企业(包括实控人承接EPC项目业务)的经营所得、处置资产等方式用于归还,力争归还4亿元;占用余额将在2024年底之前归还完成。

4月27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追问资金占用具体发生过程以及偿还占用资金的详细计划等情况。随后,中利集团回复称,控股股东会尽全力争取在一个月内归还占用的资金。此后,深交所又下发年报问询函,再次要求全面核实涉及资金占用的相关情况。

5月24日,中利集团再度公告,前述资金占用情况系控股股东在未告知公司的情形下自行操作,控股股东负有全部责任。公司已对控股股东兼董事长王柏兴给予内部通报批评,并处以100万元罚款。

煤气中毒博客()注意到,这并非中利控股首次占用中利集团资金。2021年1月1日至 2021年4月28日,中利控股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累计14.35亿元,但这笔资金已被全部归还。

更早之前的2020年,中利集团子公司在未经审批情况下,以银行存款和定期存单质押方式为关联方中利控股和非关联方苏州郎普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银行融资借款担保7.23亿元。2020年的财务报表也因此被出具了保留意见。

这表明,对中利集团的控股股东来说,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已是“惯犯”,资金使用不规范问题已见怪不怪,财务风险巨大。

连年巨亏,业绩垫底

除前述违规占用资金等内控问题外,当前中利集团还有着更为深层次的问题,公司主营业务已陷入困境。

资料显示,中利集团主营业务最初是特种线缆的生产与销售。2011年,公司收购苏州腾辉51%的股权进军光伏行业,随后主营业务变更为线缆与光伏产品。在当下,这两项主营业务都有着明显问题。

2018年至2021年,中利集团营业收入分别为167.26亿元、118.25亿元、90.33亿元、105.58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73亿元、-4.26亿元、-27.19亿元、-25.10亿元。四年合计巨亏59.28亿元。由此可见,中利集团的主营业务十足“不利”。

在光伏业务方面,2021年,46家光伏行业上市公司合计产生营收和归母净利润5100.46亿元和407.15亿元,同比分别增加超四成和超六成。而中利集团在2021年营收增长16.88%至105.58亿元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却为-38.66亿元,在46家光伏上市公司中排名垫底。且根据年报,2021年中利集团资产负债率为87.16%,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对于2021年光伏业务亏损,中利集团解释称其毛利额无法覆盖相关费用。

“2021年,受到“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的正向影响,光伏行业基本面的景气度持续较高,但行业供需关系紧张,上游硅料、硅片价格显著上升并稳居高位,对组件等下游产品的盈利能力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尤其是对种小型光伏电池组件公司的生存空间挤压明显。此外,叠加新冠疫情及海运费用等物流成本暴涨的影响,公司光伏业务毛利率下降为1.58%。”

时至2022年第一季度,大环境依然如此,而中利也依然没有应对措施,继续维持薄利多销的经营策略,因此再度亏损。一季度,中利集团实现归母净利润为-0.63亿元,同比增长-260.56%,在46家光伏设备行业上市公司中,排名再度垫底。

“专网通信”风波未了

除却光伏业务以外,中利集团另一大主营业务线缆也是问题重重。

2021年,因为从事非主营的“专网通信”业务,上海电气(SH:601727)爆雷近90亿元。当年5月,上海电气公告重大风险提示后,包括宏达新材(SZ:002211)、ST凯乐(SH:600260)、中利集团、瑞斯康达(SH:603803)在内的数十家上市公司相继发布类似公告,爆雷原因与“专网通信”有关,损失合计约250亿元。

而具体到中利集团,2021年,受“专网通信”业务爆雷影响等,中利集团计提减值11.85亿元,计提预计负债12.56亿元,叠加受2020年实施处置淘汰落后产能等情况的影响,中利集团当期计提资产减值12.94亿元。而这,皆是中利集团线缆、电缆业务不良发展模式最终导致的结果。

讽刺的是,与中利集团如出一辙,上海电气亦被曝出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丑闻。

据上海电气2021年5月30日发布的重大风险提示公告,上海电气持股40%的控股子公司上气通讯应收账款普遍逾期,上海电气对上气通讯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另外,上海电气向上汽通讯提供了77.66亿元的股东借款。极端情况下,此举最终可能对上海电气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事件发酵后,上海电气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而根据上海电气2021年年报,截至2021年末,上海电气应收账款中,坏账准备金高达176亿元,同比增1.4倍。

现如今,违规占用资金、违规担保的问题再度在中利集团上演。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近9亿元,最终能否还上、何时还上、会不会造成坏账、如有坏账坏账规模会有多大?中利集团财务“黑洞”到底还有多深?诸多问题等待中利集团回答。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财务丑闻被ST,中利集团的未来或将持续被麻烦包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