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西门子歌美飒二次整合:当年错过抢装潮,如今成中国市场“隐形人”?

西门子能源提出以40.4亿欧元收购全球第三大风电整机制造商西门子歌美飒剩余的股票。目前歌美飒的市值约为114亿欧元。西门子能源预计这笔交易将于今年下半年完成。此后,西门子能源打算将西门子歌美飒私有化退市。到目前为止,市场对此次收购的反应较为积极,收购信息发布后,歌美飒股价飙升。

有报道认为,西门子能源这样做,是为了拯救逐年亏损的西门子歌美飒。一位风电行业资深人士表示,西门子能源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统一品牌。“退市就是为了统一成一家上市,从西班牙退市,以后西门子歌美飒会统一归拢到德国,由西门子单一上市。”

“西门子能源原来是做火电为主,现在它要转向,整个全球的能源都在转向,火电不做了,只能做新能源,新能源在哪?只能在西门子歌美飒。既然这个公司都是他的,为什么非得弄两个牌子,两套人马,做一样的事情?最终一定还是一个牌子一套人马做一件事会更好。”上述人士认为,其实这个措施也是源于西门子能源看到这种模式并不理想。

他认为,这样的二次整合,无论从财务成本,还是股市管理都更加统一,更加高效。“从西门子能源的角度来说,重新优化了效率跟成本,这个也是必然的趋势。”

西门子能源公开表示,供应链问题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他们希望借此在采购中发挥定价权作用。2022财年第二财季,受供应链中断持续影响,西门子歌美飒陆上风机收入同比下降 22%,海上风机收入同比下降31%。

供应链问题能不能解决还不得而知,目前可以确定的是,西门子歌美飒在中国市场的存在感已经越来越低。

错过的“抢装潮”

早在2021年8月,西门子歌美飒首席执行官Andreas Nauen就表示,西门子歌美飒有意调整全球风机销售市场布局,考虑退出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市场,同时上调风机价格,计划在全球范围内涨价5%左右。

西门子歌美飒放弃中国陆上风机市场,最终成为事实。从全球最大风电市场撤离,西门子歌美飒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一位曾在西门子歌美飒供职的人士表示,现在回过头看,可能还是输在了市场战略上,“主要是错过了2020年的抢装潮。”

2019年5月国家发改委明确,2021年新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全部平价上网,国家不再补贴,引发风电市场抢装潮,很多厂商产品供不应求。2020年,风电设备企业普遍市值和净利润大增,赚得盆满钵满。

上述人士表示,原来西门子在中国没有做风电业务,西门子歌美飒合并后,主要营销人员还是以原来歌美飒的人员为主,他们预判到抢装潮到来,知道一定会收获比较不错的订单量。但这时在战略布局上,新公司没有能够完全响应到来自中国区的需求。

“其实当时市场需求可以让销量翻番,这时候如果还是按照原来的生产能力、按常规计划去卖,就不是输在了销售能力上,而是输在供不上货,没有足够的货源储备。”上述人士认为,另一国际风电巨头维斯塔斯2020年在中国区的销量比歌美飒要好很多,这是一个主要原因。

“维斯塔斯没有经过高层变动,相对处于稳定的管理层架构中,这个时候整个销售反馈过来的信息体系、决策流程很清晰,他投入了很多资源,包括也做了一些本地化的部署,获得了更好的结果。”这位人士表示,当时新的公司决策层,决策机制输入的条件、流程都是全新的,或者更加复杂,这时候想要获得整个集团公司支持的话,确实是比较难的。

上述人士表示,每个人的决策依据不一样,决策思维、决策链条、逻辑思维也不一样。西门子体系里,在这种情况之下更注重流程化、体系化的建设,更注重合规性建设,在灵活性上就会偏差。“这个时候如果需要获得相应支持的话,肯定需要投入资源,对于新上任的高层领导,他还是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做出相应的决策。”

成为中国市场隐身人?

“西门子歌美飒全球业绩最好的时候大约是在2014-2016年。”一位风电行业人士表示,这家公司已经在下滑通道持续几年了,其在中国市场的全盛时期,可能更早。上述人士认为,西门子歌美飒在中国市场最好的时候,只能说是在2010年之前,大约是从2007年到2010年之间。

此后,2016年6月17日,西门子官方宣布与歌美飒(Gamesa)签订约束性协议,合并双方的风电业务(包括西门子风电服务业务)。

当时外界对这场合并是比较看好的。当时的歌美飒亚太地区市场团队负责人也表示,歌美飒专注于陆上风电,西门子在海上风电有优势,不论是在产品系列,还是在技术、区域和市场方面,两个公司均高度互补,对于两个公司来说非常受益。

一位曾在歌美飒供职的风电业内人士表示,西门子合并歌美飒其实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每年至少要节约5亿欧元的研发费用,这是最直接的,也会关联到很多方面的成本变化。

从西门子和歌美飒官宣合并风电业务到现在,6年过去了,如何评价这场合并的得失?

上述人士表示,目前来看,当时双方合并想要做的产品组合,接入的组合这方面优势还是发挥出来了,但整合本身就是双刃剑,“在一些其他的技术优势上,是互补,但在产品营销的优势上,反而有点削弱了。”

这位人士认为,两个公司合并,不同文化、理念的冲突一定是有的,也会影响到各自在原先市场的一些布局和打法,“其实现在西门子歌美飒董事会没有原先歌美飒的成员了,最终的结果其实是一个收购。”

合并后的工作其实更多更复杂。上述人士表示,其实准确来说,西门子能源和歌美飒是从2017年4月份才正式开始相应的内部合并工作,“无论是组织架构的调整,包括公司名称的变更,包括整个体系的转换,没有那么快。”

“如果按照占比来说,它在中国市场每年都是下滑的。主要不是销量变化,是由于整个市场份额扩大,分母在变,分子其实每年没太大变化。”这位人士也坦言,西门子歌美飒在中国市场的淡出,跟合并没有决定性关系,并不是合并导致其退出中国市场,“只是导致公司本来可以挣更多钱或者收获更多订单有更好利润,却没有做到而已。”

虽然西门子歌美飒已经退出了中国陆上风机市场,也已从海上风电第一的位置上滑落,但它还会在中国市场以另一种方式存在。

“在中国的海上风电市场方面,西门子歌美飒不会做直销,都是通过技术转让形式来做。就是说这个东西怎么做,我来教给你,也可以派一些专家来指导,这就叫技术转让。”风电业内人士这样说。

        

现在,上海电气集团控股公司电气风电是海上风电市场的龙头老大。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统计,2019年-2021年电气风电海上新增吊装市场占用率分别为28.9%、39.0%、27.1%,多年蝉联国内市场第一。

自2015年开始,电气风电就和西门子陆续签订了一系列的协议,引进了西门子技术许可机型产品,并根据中国气候、地理和风狂特点进行二次开发。

每一台卖出的合同产品/改进产品,电气风电就要向西门子公司支付“提成许可费”,同一份合同中约定了不同机型产品的提成比例,同款产品的提成比例随着累计销售兆瓦数的上升而下降。

据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发布的《全球风电供应侧报告》,2021年西门子歌美飒风机市场占有率9.7%,位居全球第三,同比排名上升两位,在32个国家(或地区)有新增装机。风电业内人士表示,在中国市场之外的其他全球市场上,歌美飒的业绩还可以。

知情人士表示,西门子歌美飒在中国的生产没有任何变化,中国仍是其最重要的全球生产制造基地,会继续发挥作用。“撤出的其实就是销售人员。每年30%左右的产品是供国内的,剩下的都是出口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