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俄乌冲突对全球能源格局影响及我国的应对建议

近期,因对俄能源出口中断风险的悲观预期上升,全球油气价格大幅上涨。3月7日,布伦特原油价格再攀新高,直逼140美元/桶大关,市场一度普遍担心“第四次石油危机”降临。作为油气双料进口第一大国,在当前地缘政治因素引发能源价格高位震荡的形势下,我国亟需全面评估能源供应安全可能面临的短期和中长期影响,并从长远战略视角优化调整国际能源合作重要方向、跨境通道布局和能源转型路径。

当前全球能源价格高位震荡的多重影响因素

(一)需求侧因素:量化宽松叠加全球经济强劲复苏推动油价进入上行新周期,欧洲能源转型遭遇天然气短缺阵痛推升气价电价大幅上涨

其一是非常规宽松政策引发油价快速上涨。2020年以来,欧美等主要经济体陆续推出的大规模非常规财政货币政策,引发了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大幅走高。2020年年初至2021年12月22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总规模由4.17万亿美元上升至8.79万亿美元,增长了110.8%。受此影响,自2020年4月国际油价创出历史低点以来,纽约商品交易所WTI原油指数加权合约累计上涨幅度超过350%。

其二是欧洲能源转型阵痛推升天然气价格飙升。近年来,随着欧洲电力装机清洁化比例持续提升,对天然气的依赖度也在水涨船高。2021年,由于气候异常,欧洲风电、水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骤降,电力缺口加大导致天然气需求激增价格上扬,最严重时欧洲天然气价格暴涨10倍。从全球看,在能源转型推动下,越来越多的国家把天然气作为煤炭的替代能源,全球天然气供应紧张或成常态。

(二)供给侧因素:油气投资下降约束产能扩张,OPEC+担忧疫情冲击谨慎增产,美国等投放石油战略储备无疑杯水车薪

第一是油气投资出现连年下降趋势。IEA数据显示,过去10年,受能源转型压力影响,全球油气上游资本支出整体呈现出下降趋势。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油气勘探投资遭遇重挫,2021年投资景气度虽有回升,但预计投资规模也仅为疫情前2019年的70%。

第二是OPEC+增产扩能意愿不强。一方面,2020年5月以来,在产油国持续减产和石油消费恢复共同影响下,全球原油供需结构逐步修复并带动油价整体回升。然而,出于经济复苏和财政平衡考虑,高度依赖石油收入的产油国,主动退出减产政策的可能性较低。另一方面,由于国际油价对疫情形势高度敏感,在全球疫情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OPEC+担忧贸然增产或将再次引发油价陷入低迷。此外,伊核谈判反复无常,极大约束了OPEC+释放供给能力。

第三是美国等战略储备释放无力缓解供求紧张局面。受疫情冲击和高开采成本影响,美国页岩油气产能投资和产量受到极大约束,使得美国作为全球石油重要供应者的地位受到削弱。与此同时,美国发起的通过释放原油战略储备来抑制油价上涨的行动,却因投放量过小、投放周期过长而使油价不跌反涨。

(三)俄对乌采取特别军事行动引发地缘政治冲突全面升级,加大了全球能源市场对俄油气出口限制的悲观预期,引发了“第四次能源危机”降临的担忧,推升价格不断创新高

俄罗斯作为全球重要的能源输出国,任何对俄能源出口进行限制的不当举措都会引发市场恐慌情绪,极大提升“第四次能源危机”爆发的可能性。2021年,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出口份额分别占全球出口额的11.3%和16.2%。其中,在欧洲,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分别占欧盟进口份额的27%和35%。德国55%的天然气进口、50%的煤炭进口和35%的石油进口都依赖俄罗斯。2月24日,随着俄对乌克兰顿巴斯地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当日盘中突破每桶100美元,为7年多来首次。2月28日,市场因担忧俄罗斯油气供应将被制裁而存在中断风险,布伦特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首次收于每桶100美元上方。

俄乌冲突对全球能源供求格局的短期和中长期影响

(一)短期来看,油气价格将呈现高位震荡态势,加大全球经济滞胀风险和能源危机爆发可能性,加重中低收入家庭能源贫困危机

在全球石油供求总体处于紧平衡状态下,俄乌冲突形势不明朗和欧美近期可能禁止俄油气进口的预期,无疑都会支撑油气价格进一步上涨,并随局势变化而在高位震荡。油价持续大涨将推动能源危机效应释放,前期积聚的通胀压力将被放大,经济滞胀风险上升将拖累疫情下负重前行的世界经济。

牛津经济研究院指出,国际油价每持续上升10美元,就会使整体通胀率同比增加0.3%。凯投宏观首席欧洲经济学家表示,天然气价格跳涨可能会将欧元区2022年通胀率推高1个百分点。随着油气价格持续上涨,中低收入家庭或将陷入能源贫困危机中。此外,随着通胀水平不断走高,或将引发一些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矛盾激化,外溢效应将加剧地缘政治动荡。

(二)中期来看,有助于改善油气投资预期,但也会迟滞全球能源转型进程,增加对煤炭等化石能源消费依赖,局部地区能源危机或将加剧

当前来看,由于供给产能受限,需求持续增长和俄乌冲突及其外溢效应不明朗,将使今明两年油价延续高位走势。美国EIA短期能源展望报告预计,2022年布伦特原油价格为105.22美元/桶,而此前预期为82.87美元/桶;2023年WTI原油价格为84.98美元/桶,高出之前64.48美元/桶的预期价格20.5美元。高油价预期将改善油气上游投资预期,促进产能扩张和供给增长。然而,由于陆上油气开采成本上升,深海远海探勘开采活动将显著增加,或将引发争议海域局势紧张。与此同时,欧洲作为能源消费中心,囿于油气禀赋较差和对天然气过渡能源依赖性增长,坚持油气去俄的政策预期将会激化天然气供求矛盾,造成能源转型阵痛加剧。

花旗银行表示,2022年欧洲能源支出将飙升至创纪录的1.2万亿美元,为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远高于2021年的3000亿美元。能源转型不可承受之重和能源的基础性地位,将使其不得不减缓能源转型步伐并加大对煤炭资源的消费。随着能源消费的刚性增长和战略储备的不断消耗,能源危机及其“灰犀牛”效应或被再次引发。

(三)长期来看,俄向欧油气出口能力将受到削弱,消费大国能源自主保障能力或将进一步提升,能源转型将推动全球能源格局加快趋势性重构

随着俄乌冲突及其引发的地缘政治格局演变趋于明朗化,全球能源价格将重归市场供求机制影响,但短期效应的叠加将推动世界能源格局重塑。

首先,美国推动欧洲削弱对俄能源依赖、增加对美能源进口的夙愿或将实现。对欧洲而言,推动油气进口多元化和加快能源绿色转型,有助于提升能源自主性和降低对俄能源的过度依赖,美国页岩油气在欧洲市场的份额或将显著提升。然而,在市场原则下,买方卖方形势变化,或将会引发欧洲、美国、俄罗斯和OPEC之间新的供求博弈。

其次,随着亚太地区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能源消费增长重心东移将加快,俄罗斯等能源生产国将进一步加强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深化合作,受此影响,全球能源供求格局将发生结构性重塑。但随着美国“印太战略”持续推进,亚太地区地缘政治环境将趋于复杂,海上能源供应通道的安全性或将面临挑战。为应对这一挑战,全方位提升能源自主保障能力将成为战略抉择。

最后,俄乌冲突及其引发的“能源危机”、货币信用危机等,将无可避免地使能源交易方式、计价结算信用体系等发生质的变化,买卖双方的交易成本将显著提升,围绕能源短期、长期交易形成的金融衍生产品将更趋复杂,能源市场风险敞口或将进一步提升。同时,对能源独立或自主的追求,将使全球能源转型步伐进一步加快,进而推动全球能源格局趋势性和结构性重构,全球能源发展将迎来清洁电力互联互通的新局面。

我国应对俄乌冲突引发全球能源新变局的对策建议

(一)加快形成油气进口多元化新格局

着眼于我国不断增长的油气需求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以能源合作为重点领域,以重点合作伙伴为优先方向,加强统筹谋划,坚持互利共赢,不断巩固和深化与“一带一路”国家能源合作,逐步搭建起“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合作网络。

着力推动跨境管道天然气扩容增量,进一步深化与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俄罗斯等周边国家的天然气合作。加快推进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D线建设,有序推进中俄东线天然气进口规模稳步增长(适时推动“东线增供”谈判),推动远东线管道开工建设,依托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适时开展中蒙俄天然气管道建设谈判。立足双边战略、规划、机制对接,继续巩固同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伊朗等中东国家的油气合作,积极推动全产业链合作,不断充实丰富能源合作内涵。立足双边签署的“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着力加强与阿根廷等拉美油气资源大国的能源合作。

(二)稳步推进能源转型

以全方位提升能源自主保障能力建设为目标导向,加强能源供应安全战略性全局谋划,推动全球能源风险预警机制建设。全面加强能源等基础性资源的战略储备能力建设,不断提升稳定市场预期、熨平价格波动的平衡作用。优化调整“装机向西、负荷向东”的能源供求格局,以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为引领,加快推动产业向西转移。

结合我国局部地区特定时段能源安全领域存在的短板弱项,着力解决供求结构性矛盾。着力统筹好能源转型和能源禀赋关系,坚持以减碳去煤不减生产力、不降电力供应保障能力为导向,稳步有序推进“双碳”目标实现。结合当前油气价格持续过快上涨态势,适时采取释放战略储备和增加国内油气供应等策略,避免油气价格传导PPI引发中下游企业经营困难。着力缓解燃气发电企业经营压力,适时增加煤炭进口供应,提升电力供应安全保障能力。着力发挥节能“第一能源”作用,加强节约用能宣传教育和需求侧响应机制建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