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锂价不理性根源在哪里

5月21日,一场历经六天五夜的锂矿抢夺大战落下帷幕,斯诺威矿业54.2857%股权从350万元最终被拍到20亿元。今年以来,锂价在“极速狂飙”中不断突破“天花板”,引起行业格外关注。锂资源与动力电池息息相关,在2021年新能源汽车元年过后,今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火爆依旧,动力电池生产原料锂资源紧缺现状亟待解决。

锂矿产能不足

无论是磷酸铁锂电池还是三元电池,锂元素都是其必不可少的原材料。据富宝锂电网数据显示,在过去1年,电池级碳酸锂市场价从8.95万元上涨至当前的45.3万元,累计上涨400%。

受此影响,铁锂正极片废料价格也从6000元/吨上涨至51000元/吨(不含税),累计涨幅750%;磷酸铁锂极片黑粉(LI≥3.8%)的价格从1950元上涨至15750元,累计上涨700%。

“锂矿的全球储备充足,但短期投产跟不上快速增长的新能源需求,这种总体供不应求的状态会持续存在到2030年。从长期来看也需要相对较高的价格中枢来刺激更多高成本锂矿资源的开发。”招商期货研究员赵嘉瑜表示。

之前,锂矿持续数十年亏损,伴随新能源汽车产业兴起,动力电池需求量暴增,锂矿供给显现不足。2020—2022年因锂价高企,带动锂矿陆续投产并放量,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改善对于带动锂价回落幅度不会太大,锂矿天价现象仍会持续。

企业买矿寻出路

业内人士均认为,加快“买矿”进程,完善产业链是保证锂资源供应的关键。对此,各动力电池企业已纷纷采取动作。近日,国轩高科股份有限公司与阿根廷胡胡伊省国家能源矿业公司(简称JEMSE)以线上签约形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国轩高科与JEMSE将合资兴建一座电池级碳酸锂精炼厂,后者将提供勘查面积约17000公顷的潜在锂矿产资源探矿及采矿权,保障资源供应。

不仅是动力电池企业,许多车企也早已将触角伸向了上游原材料资源。2020年,特斯拉与澳大利亚锂矿商签署了为期5年采购高纯度锂矿石的协议;今年,比亚迪与智利签署了锂矿开采合同。

赵嘉瑜认为,动力电池企业扩展全产业链业务,可以让拥有锂矿的下游企业能更好地应对锂价疯涨,而对于没有能力向上游延伸的企业来说,只能通过提升技术水平来创造有竞争力的溢价。

事实上,国内的矿产资源此前因提炼价格高昂,性价比不如直接进口,开发程度并不高。如今,锂矿资源的高价也驱动国内锂矿业迎来了新发展。如国轩高科宣布,到2025年,将在宜春形成50万吨的锂资源开发,终结锂资源的短缺情况。

回收产业前景广阔

锂价上涨助力了回收行业的发展。富宝锂电网总裁吴淮民表示,“目前国家标准规定从动力蓄电池单体到制得金属纯化液阶段,锂离子动力蓄电池材料中镍、钴、锰的综合回收率应不低于98%,锂的回收率应不低于85%。但实际上目前国内应用湿法工艺的诸多厂家在提锂方面已经能达到90%甚至更高。”

根据富宝锂电网统计,目前应用湿法工艺的锂电废电池已建回收产能约70万吨,主要集中于江西、广东与浙江三个省份。同时,在建和拟建产能约100万吨,而2022年预计退役动力电池产能约27.36万吨,目前回收市场属于产能过剩状态。

分析人士指出,未来每年新能源动力电池的装车量势必远远大于新能源车电池的退役量,所以回收提锂的当量在锂的总供应中的占比不会快速增加,未来锂资源的供应主要依靠锂矿和盐湖端。

“锂电池回收料在未来5-8年内依旧只是锂电原料的补充。但不容置疑的是,当新能源车的保有量越来越高,每年的退役电池与新车装机电池相当的时候,就可以真正实现资源的内循环了。”吴淮民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