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新项目密集上马!消亡十年后,高气价下煤制气复生!成本1.5元/方?

十年前,也就是2013年,是一个对于中国天然气产业发展非常重要的年份。 

这一年,国务院印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正式开启了轰轰烈烈的中国煤改气之旅,时至今日仍在推进,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得以在10年里翻倍! 

          

而在同一年,受国内煤炭过剩价格下跌、天然气需求快速上涨门站价上浮、国际油价突破新高等因素刺激,2013年成为煤制气项目的开闸之年,当年共有15 个煤制气项目得到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批复,煤电企业、石化企业甚至是外围房地产企业等都涌入了煤制气大军。 

根据当时媒体报道,2014 年2 月,国家能源局曾在煤炭清洁利用专家咨询会上小范围通报了煤制气规划,初步规划2020 年,煤制气产能达到500 亿立方米。这一庞大计划的背后,是2013 年发改委新批的超过500 亿产能的煤制气项目路条。 

不过仅仅半年后,2014 年7 月17 日,国家能源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关于规范煤制油、煤制天然气产业科学有序发展的通知》,明确禁止建设年产20 亿立方米及以下规模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对煤制气的用水、用地等政策,也进行了更为严格的规定。随后环评也更加严格。 

而雪上加霜的还是,从2014 年下半年开始国际油价暴跌,直接导致煤制气项目进展遥遥无期。 

直到今天,除了第一批获得核准的四个示范项目之外,依旧没有新的煤制气项目。 

          

当然,这四个示范项目中未包含广汇在新疆哈密的项目,那个也是配套液化工厂。 

2021年,中国煤制天然气产量刚刚超过40亿方,与当年轻松超过500亿方的目标相距甚远。 

不过随着2021年至今国际油价气价大幅上涨,国内管输气“价涨量减”,同时煤炭的主体地位再次被主流强调,煤制气项目又重新复活。 

据内蒙古大唐煤制气公布的最新数据,一季度,该公司同比减亏77.32%,其中3月盈利1410万元;新疆庆华煤制气称在去年首次实现扭亏为盈的基础上,今年一季度,集团完成天然气产量约4亿立方米。 

2021年,内蒙古汇能煤制天然气二期打通全流程产出了合格液化天然气。该项目位于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圣圆煤化工基地,建设规模为年产10.2亿标准立方米煤制天然气并全部液化。 

与此同时,新疆自治区发改委召开新疆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煤制油气战略基地的规划编制工作会议。在新疆煤制油气战略基地初步方案中,准东开发区计划建设两个500万吨煤制油联产天然气和化学品基地、240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联产化学品基地,总投资3624亿元,总产值1335亿元。 

2022年4月,大唐煤制气公司70万立方米/天煤制天然气液化项目开工,拟投资17948.28万元,设计年产13.3亿立方米天然气。 

2019年通过环评批复、2020年已提出核准申请的内蒙古华星新能源有限公司40亿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气项目,也在2022年获得了国家发改委核准。 

至于煤制气成本,由于煤制气工厂投资巨大且受煤炭价格影响,煤制气成本高于常规天然气及页岩气、煤层气等非常规天然气在内的所有天然气产品成本。 

根据中国能源报的报道:“目前几个投产煤制气项目的实际完全成本约在1.5元/立方米至2.5元/立方米之间。” 

但实际的煤制气成本与煤炭价格息息相关,送到价还得算上管输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