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汽车之都抢位赛

汽车年产销量、落地整车企业的实力和数量等,是衡量一个汽车城市整体实力的重要指标。

盖世汽车研究院数据显示,我国有28个省市建有汽车生产基地。分析2019年至2021年汽车产能分布和实际产量数据发现,省市产量TOP10排名变化较大。北京、广西掉出前10,江苏、沈阳等排位上升。盖世汽车研究院结合前4个月各省市汽车产量对全年进行的预测表明,安徽今年有望跻身前十。

           

安徽等后来追上的省市新增汽车产量主要是新能源汽车,而北京等城市则面临燃油车产量下滑。一边是燃油车产量下滑,另一边是新能源汽车产能扩建如火如荼,除了特斯拉等造车新势力,传统车企也在“添火加柴”。这都将对汽车之都竞争格局产生影响。

北京/广西“下”,辽宁/山东“上”

从2019年到2021年,虽然只是短短三年,但城市汽车产量TOP10排位变化不小。上海、吉林和浙江等排名上升,江苏降至第7,而北京和广西掉出前十。

2019年时,北京汽车产量在众多城市中排名第9,达到111.4万辆,而2021年跌至89.2万辆,掉至第11名。去年,北京汽车产能利用率不到四成。北京汽车产量下滑,主要与在当地设立生产基地的车企近年市场表现不佳有关。

            

在北京建有生产基地的整车企业中,唯有北京奔驰产量小幅上涨,2021年产量为57.4万辆,相比2019年增加不到2万辆。北京现代、长安等车企在京年产量减少,尤其是北京现代2021年产量跌至20万辆以内。要知道,北京现代销量巅峰期时曾破百万。盖世汽车研究院预测,北京今年汽车产量排名将再下滑一名。

广西情况与北京类似,其汽车产量有八成依赖上汽通用五菱。上汽通用五菱柳州工厂近年产量从2019年的115.9万辆下滑至去年的73万辆,预计今年还将进一步下降。这对广西汽车城市地位形成冲击,今年汽车产量排名预计将掉至13名。

            

而挤下北京、广西进入前十的分别是辽宁和山东。辽宁省主要是华晨宝马助力,华晨宝马去年产量比2019年增加了约16万辆,达到70万辆。山东则是上汽通用五菱年产量大幅增加,三年内从7.3万辆暴增至53.2万辆,抵消了一汽-大众、上汽通用等车企产量下滑的影响。

至于江苏,排名从第3降至第7。这主要是上汽大众、东风悦达起亚、上汽乘用车三大车企年产量下滑导致。上汽大众2021年产量为40.9万辆,仅为2019年的6成。东风悦达起亚年产量也几乎下滑了一半,2021年降至16.6万辆。但值得注意的是,江苏年规划产能位居各省市之首,预计2022年将达到532万辆,但同期产能利用率可能不到三成。

             

上海代替江苏排名第三,2021年产量达到167万辆。众多省市中,上海是少有产量实现上升的城市。这主要得益于特斯拉的拉动,2021年特斯拉为上海贡献了48.5万辆产量,占上海2021年汽车总产量的近三成,缓解了上汽通用、上汽大众等车企产量下滑的影响。

而其余TOP 10城市年产量实际变化不大,部分城市略有增减。如年产量排名第1的广东2021年比两年前增加了5万辆,排名第10的天津同年却减少了6万辆。

            

在城市汽车产量前20名中,安徽的势头值得注意,2019年仅排名17位,到去年已跻身12位。而根据盖世汽车研究院预测,在大众(安徽)、江淮蔚来等新能源汽车企业助力下,安徽2022年有望挤下山东跃升至第9位,产量突破百万辆。

可见,一家或多家车企产销变化,对汽车城市的地位影响深远。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崛起,燃油车整体产销的下滑,正在改变汽车城市的产量布局。

燃油车“降”,新能源“涨”

2018年前后,中国汽车市场进入增量市场,马太效应显著,资源逐步向头部车企倾斜,部分车企销量下滑甚至被市场淘汰。

作用到汽车城市,就面临着汽车产能过剩问题。业内人士表示,汽车产能利用率保持在80%以上属于合理状态。但据盖世汽车研究院数据统计,2021年底我国汽车规划年产能合计5202.9万辆,大部分城市都处于产能剩余状态。仅有广东、上海、吉林等少数省市产能利用率超过60%,而七成省市低于五成。

           

产能利用率低既与车企前期规划过于乐观有关,也与市场表现不佳有关。如北京现代在全国共有5座工厂,其中三座工厂(2019年合计产能105万辆)位于北京,产能利用率低至两成。由于市场销量持续低迷,如今北京现代一工厂出售,重庆工厂停产。原本,北京现代和北京奔驰同是北京汽车产业的左膀右臂,现在却成为了拖累。2022年,北京有意进一步减少汽车规划年产能,降至235万辆(2021年为257.8万辆)。

湖南是汽车产能盲目扩张的典型汽车城市之一。2021年实际产量仅为56万辆,目前规划年产能却已经超过200万辆。究其原因是在此落地建厂的部分车企(猎豹汽车、广汽菲克、广汽三菱等)市场表现低迷,导致产能严重过剩。不过,随着吉利托管猎豹长沙工厂后产量将有所增加,盖世汽车研究院预测2022年湖南产量将增加至73.1万辆。

            

为解决过剩产能、盘活资产,政府积极牵头引入头部车企“接盘”成为一种手段。除了吉利外,长城接盘了湖北荆门生产基地(猎豹)、汉腾上饶工厂等多个车企的闲置产能。对于整车企业而言,接盘闲置产能满足了扩建规划的同时,也能节省新建厂成本。

不过,吉利、长城等接盘的闲置产能主要是生产燃油车,并不太适用于新能源汽车项目。鉴于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势头强劲,且是大势所趋。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今年新能源乘用车前4月渗透率达23%,而2019年还才5%。

长丰猎豹长沙基地,图片来源:吉利控股集团
          

因此有意争夺汽车之都的城市加快完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以吸引新能源汽车项目落地。获得新能源汽车项目落地的城市,可在一定程度上淡化燃油车产量下滑带来的不利影响,甚至带动城市产量再上一个台阶。

上海靠着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占据的优势,以及特斯拉助力,城市汽车产量排名上升。而且,随着特斯拉上海工厂扩产(年产能达到100万辆),以及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上汽乘用车等车企的发力,集度汽车投产,上海新能源汽车年产量将进一步增加。盖世汽车研究院预测,上海2022产量有望达到175.8万辆,产能利用率为73.1%。

           

浙江也是新能源汽车产业增长的得益者。近几年,吉利年产量一直在70余万辆徘徊,但零跑、合众以及威马等三家造车新势力2021年产量合计超16万辆,是2019年的8倍,带动浙江整体汽车产量上涨。

广东新能源汽车产业亦在加速发展中。公开数据显示,广东2021年新能源汽车产量53.5万辆,同比增长155.6%。现阶段,广汽本田、广汽丰田等日系品牌积极扩建新能源汽车项目,合计规划年产能超50万辆。本土品牌方面,比亚迪、广汽埃安已成长为头部新能源汽车企业,正在新建或扩建新能源汽车产能。未来,广东新能源汽车产量有望迎来爆发。

           

“后来者”山东也加入了新能源汽车之都的竞争中。山东是低速电动车产业发展大省,诞生了雷丁、宝雅等电动车品牌。雷丁等通过收购运营困难的整车企业,进入新能源汽车市场,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山东新能源汽车增长。与此同时,山东还吸引到奇瑞、吉利、华人运通等企业的新能源汽车项目落地。今年一季度,山东新能源汽车产量同比增长超2倍。

作为传统汽车城市重地,湖北、北京也在加速推进新能源汽车项目。如北京,吸引了理想、小米汽车等新能源汽车项目落地,未来有望扭转产量下滑的颓势。

显然,燃油车企业虽然仍是城市汽车产量的大头,但占比将下滑。而新能源汽车项目正在成为各大城市的争夺重点,并将逐渐成为跻身城市汽车产量TOP10的关键砝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