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热评 | 利好中国背后:这个国家天然气价格已翻番,煤价破13年高点

持续70天的行业“动荡”告一段落。 

美国政府6月6日宣布,作为推动清洁能源计划的一部分,依据《国防生产法》停止对东南亚四国太阳能电池板征收关税。受此消息提振,当天美股太阳能板块大涨超5%。 

本次关税豁免适用于柬埔寨、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的电池板。技术范围包含五个方面:太阳能电池板部件;建筑保温系统;热泵;制造和使用清洁发电燃料的设备,如电解槽、燃料电池、相关铂族金属等;关键的电网基础设施,如变压器。 

70天内从发起调查到停止,美国此番折腾为哪般?这事还要从四个月前说起。 

总部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Auxin Solar于今年2月向美国商务部提交请愿书,要求对来自上述东南亚四国进口的光伏组件进行调查,称中国制造商将生产转移到这些国家,以回避美国对中国太阳能产品征收的关税。 

这家公司称,廉价的亚洲太阳能电池板流入美国,导致国内产品无法在市场上竞争。 

其实,这个基于公司利益的请愿,在美国并没有群众基础。当地消费者认为,这不利于美国太阳能项目开发和应对气候变化。 

因为美国有个30-30计划,即到2030年,30%的发电来源将由光伏产生。然而,到目前为止,美国的光伏总安装量还不到100GW。到2035年之前,让太阳能为美国提供高达40%的电力需求,而目前这一比例仅仅为3%。 

这也就意味着,在今后不到十年时间内,美国的光伏需求将超过800GW。 

这一需求一方面可以通过国内光伏制造商解决,但很大一部分仍需进口。而今年美国预计将安装的太阳能电池板中,约80%来自这四个东南亚国家。 

尽管如此,美国商务部应Auxin Solar要求,仍然对从东南亚国家进口的太阳能组件展开反倾销调查。按规定,若美国商务部调查证实东南亚四国厂商在美国倾销太阳能组件,将征收高达50%至250%的关税。 

消极后果很快显现。 

在接受调查的200家公司中,有四分之三已推迟或取消了太阳能组件交付。而在关税威胁下,美国太阳能行业协会将2022年和2023年的太阳能装机量预测下调了46%,调至大约24吉瓦。 

这项调查也导致美国318个光伏项目被取消或推迟,数百家公司考虑裁员。 

那么,这70天又是发生了什么,促使美国再次深刻认识到“清洁能源技术是工具库中的关键部分,可以降低家庭的能源成本,降低电网的风险,并应对气候变化的紧急危机”。从而暂停调查呢? 

富有戏剧性的一幕是,就在美国政府取消对东南亚四国反倾销调查的当天,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了另一个消息。这不是一个巧合。 

他称潜在的电力供应短缺已经危及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生活质量。拜登在紧急声明中说,“多种因素正在威胁美国提供足够电力,以满足预期的消费者需求的能力”。 

目前,全美汽油价格已较去年同期飙涨逾60%。6月6日,美国全国平均汽油价格已经上涨到了4.87美元,已较去年同期飙涨近60%。其实自今年3月起,美国平均油价自2008年以来首次超过每加仑4美元大关,自此以后便一路上涨。 

后续强劲需求将进一步催化油价走高。随着旺季来临,成品油需求向好,从而推动原油需求继续上升,这也决定了油价短期难以下降。 

另外,最近几周,天然气交易价格处于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平。美国天然气期货年初至今已上涨了约142%。租用液化天然气运输船的一年费率接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比一年前上涨了50%以上。而接下来夏季的高温天气将进一步增加天然气发电的需求。 

再来看传统煤炭,早在今年4月,由于俄乌局势以及全球能源危机推动了对化石燃料的需求,美国煤炭价格就已突破13年来的最高点,达到每吨100美元。上涨的态势仍在延续。 

综合来看,各种能源价格高涨使美国消费者不得不面临四十年来的最高通胀,更为要命的是,这种预期内的“短期通胀”似乎正在走向长期化。 

两害相较取其轻。 

在能源危机乌云笼罩下,美国放松了对东南亚四国调查。于此同时,美国也在悄悄缓和与产油国的关系。显然,美国正在改变它的能源战略。纵观全球,世界能源合作也似乎正在呈现出更多的碎片化和不确定性。 

而过去数年,尤其在新能源领域,全球能源合作大于竞争。例如光伏,正是中国企业在包括多晶硅领域的不懈努力和技术创新,让光伏在过去十年成为全球成本下降最快的绿色能源。 

在中国企业的促进下,过去十年,全球光伏发电的成本下降了90%以上。1990年每千瓦时的光伏发电成本是100美元,2000年降低到10美元,2010年降低到1美元,现在全球光伏发电成本最低已经降至2美分以下。 

今天,中国光伏发电不仅在国内实现了全面平价上网,在全球大部分国家也都实现了平价甚至低价上网,为各国能源转型和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了有力保障。 

最后,美国停止对东南亚四国太阳能组件反倾销调查,间接利好中国企业。晶科能源、隆基股份、天合光能、协鑫等龙头企业在上述领域皆有产能布局。 

当然,中国企业也应防患于未然。大环境的复杂性和外部竞争的长期性短期不会改变,因此我国企业应积极建立符合国家利益和产业规律的“双循环”产业链。同时,加强对海外供应链的管理,做好外部风险梳理和防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