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中亚一国重大决定,或直接威胁中国天然气供给

6月6日,哈萨克斯坦国家天然气公司QazaqGaz首席执行官Sanzhar Zharkeshov表示,除非采取紧急措施,否则哈萨克斯坦可能不得不在2023年停止出口天然气。 

Sanzhar Zharkeshov在哈萨克斯坦议会下院表示:“我们预计从2024年开始出现天然气短缺,国内需求将比现有天然气资源高出17亿立方米。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天然气出口将需要在2023年停止。” 

哈萨克斯坦作为重要的原油和天然气出口国,此次危机引发了市场对天然气供应的担忧,毕竟2020年哈萨克斯坦宣布减供对华出口天然气,引起中国市场恐慌,多地涌现抢气风潮。 

此次哈萨克斯坦若停止出口,市场是否重蹈覆辙? 

天然气危机始末 

哈萨克斯坦天然气危机并非事发突然。 

能源危机笼罩各国,但天然气大国哈萨克斯坦并未跟上供需变化的脚步。数据显示,哈萨克斯坦已探明天然气储量高达3.5万亿立方米,大多数是自产自销、供应国内消费,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和国际经济形势变化等因素影响,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产量仅保持在几年前的水平,在后疫情时代来临之时,天然气供不应求,原来每升只有50-60坚戈(折合人民币0.7-0.9元)的水平已低于天然气企业的生产成本。 

政府做调控,民众怒反对。哈政府为了改善天然气生产商亏损状态,将天然气价格由国家定价改为交易定价,完全交由交易所价格决定。这一规定实施后,自2022年1月1日起,哈萨克斯坦曼格斯套州液化天然气价格由每升60坚戈(约合人民币0.88元)提高到120坚戈(约合人民币1.47元到1.68元),该州90%的居民驾驶液化气车辆,燃气价格暴涨引发民众不满,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天然气随之疯涨,周边多国预警能源危机。 

哈萨克斯坦的这次失败的调控,也引起了中国的天然气价格短暂上升,但并未造成多大的影响。 

哈萨克斯坦输气量减少 

通向中国的天然气管道中,哈萨克斯坦占据了很重要的一条中哈天然气管道。被称为“第二个波斯湾”的哈萨克斯坦,在中哈两国合作后逐渐成为中国天然气供应的中坚力量。 

哈萨克斯坦每年出口向中国的天然气数量可观 ,2021年,哈萨克斯坦计划向中国供给100亿立方米天然气,虽然只完成了约60亿立方米,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中哈天然气管道东至中国西北新疆。对中国天然气市场来说,东南沿海的工业更加发达,天然气的需求也会更大;西北天然气开采量很大,再加上俄罗斯和中亚多个国家都从中国西部向国内输送天然气,影响相对要小一些。 

但即使如此,若是一连失去上百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来源,对中国来说,也是一处无法弥补的空缺。 

此外,除了中资的能源企业,哈萨克斯坦也同时拥有自己的国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KMG,还有许多其他国家的能源公司像美国的雪佛龙、埃克森美孚、英国天然气公司(BG)、荷兰皇家壳牌、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等。若按照2023年的时间执行,留给各国寻找替代能源的时间已经很短了。此次停止出口的讯息,恐怕会成为一场“天然气蝴蝶效应”。 

对中国影响几何? 

一边是哈萨克斯坦的断气危机,另一边,俄罗斯正在加大中国的天然气出口量。 

俄罗斯也是中国进口管道气的主力之一。2019年12月,俄罗斯开始通过“西伯利亚力量”输气管道向中国输送天然气。2020年的供气量为41亿立方米。根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CNPC)的天然气购销协议,供气将持续30年,2025年前将达到每年380亿立方米。 

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制裁仍在继续,俄罗斯寻求向欧洲之外的需求方。今年5月,印度遭受极端热浪正在导致停电和缺电,从俄罗斯购买大量打折的液化天然气应急。 

哈萨克斯坦天然气鸣笛阵阵,乌克兰也在紧张氛围上加了砝码。当地时间6月7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发表视频讲话时称,今年乌克兰将遭遇自独立以来形势最复杂的一个冬季。为了做好供暖准备,乌克兰将暂停出口天然气和煤炭,以满足国内供应。此消息一出,立马登上热搜。 

不过,乌克兰国内煤炭产量相对不足,不能完全满足本国需求。近几年来,乌克兰每年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美国、哥伦比亚、加拿大和南非等国进口煤炭2000万吨左右。且这则讲话没有说明将何时停止出口,由此预见,乌克兰的出口暂停对中国影响并不大。 

目前,全球都面临着环境、气候、冲突、能源安全的挑战,国际能源的重新分配导致了能源的不平衡,能源出口国的不确定性成为了定时炸弹,提高能源独立性才能减少他国掣肘,有更多的选择权,有更坚强的底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