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金圆股份锂价高点资产腾挪豪赌锂矿 此前几度转型失败债务缠身

主业多次转型、近来又追逐锂矿热点的金圆股份又要融资了。6月6日晚,金圆股份发布公告称,由于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为了维护投资者利益,公司自2022年6月7日起开始停牌。

公告显示,本次交易标的资产为西藏阿里锂源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锂源”)49%的股权,交易方式预计为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具体交易方案以后续公告的重组预案或重组报告书的信息为准。

去年11月,金圆股份已斥资5.1亿元,完成对阿里锂源51%股权的收购。此番再次停牌筹划定增融资事项,“大动干戈”只是为了收购标的剩余少数股权。

上市多年,金圆股份主业频频变更,且大多惨淡收场。近年来,面对炙手可热的新能源赛道,公司又耐不住寂寞,开始资产腾挪,在锂价高点押注锂矿。多次转型失败以及债务缠身阴影笼罩下,追高买矿的金圆股份这一次豪赌又能否成功?

锂价高点豪赌锂矿

金圆股份前身上市于1993年,可以说是中国资本市场的“老兵”了。上市近30年来,主业先后涉及轻工产品贸易、不锈钢制品制造、房地产开发、证券金融、混凝土水泥、固危废综合利用等若干不同领域。

2015年,金圆股份主业延伸至建材产业并开始谋划环保战略转型;2017年,公司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12.12亿元,正式进入环保产业;2018年,公司更名为“金圆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行业分类变更为“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2019年-2020年,公司在环保产业的基础上又新增资源化综合利用以及钴、镍等有色金属加工业务。

2021年,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进入主升浪之际,金圆股份开始大举涉足新能源材料领域。

2021年9月,金圆股份发布公告,拟收购辰宇矿业有限公司51%的股权,辰宇矿业拥有锂、硼等矿产资源;同年10月,公司再次公告,拟收购西藏和锂锂业有限公司不低于51%的股权,和锂锂业是一家锂电产业链上游盐湖提锂深加工企业,主要产品为电池级碳酸锂和电池级磷酸锂;同年11月,金圆股份宣布以5.1亿元,完成了对阿里锂源51%股权的收购。

今年2月,金圆股份在接受调研时对外表示,“新能源动力时代全面到来,是未来5-10年的确定性事件,公司上下必须全力以赴,抢抓机遇。”

今年3月,金圆股份公告,已与锂尚科技签署协议,针对捌千错盐湖项目开发,锂尚科技向公司供应规模为年产2000吨碳酸锂当量的电化学脱嵌富锂液产线设备;同月,公司还完成对瓯鹏科技20%股权的收购,以布局充电站和充电桩等业务。

伴随金圆股份一路收购锂矿等新能源汽车相关业务,碳酸锂也迎来了从不到5万元/吨,到最高50万元/吨的10倍史诗级上涨。

不过,狂飙之后的碳酸锂,近期出现了见顶迹象,似乎预示着本轮周期已接近尾声。

碳酸锂售价走势碳酸锂售价走势
    

市场对此也持有相同疑虑。

有投资者在互动易平台上表示,金圆股份碳酸锂产能要2022年底才有可能投产1万吨,权益量仅5000吨。另外,目前公司有矿没有产能,达产预计要延后1-2年,2年后全球碳酸锂产能有可能过剩,公司又是新进入锂产业,而产品进入大厂,认证也需要时间。

实际上,上述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近日在股东大会上表示:“锂电是一个长周期、高景气度的行业,非常理解行业好的时候,大家都来关注及投资。风来了,猪都能被吹上天,但如果要去追风,就可能付出代价。”

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在2022年新年致辞中称,“锂产品的周期性非常明显,有20万元的昨天,也可能有4万元的明天。”

高盛在5月29日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中也表示,三种关键电池金属(即钴、锂和镍)的价格将在未来两年下跌。高盛预计,锂价格将出现大幅回调,今年锂的平均价格将从超过6万美元现货价格下降至低于每吨5.4万美元。到2023年,这一数字将进一步下降到平均略高于1.6万美元。

金圆股份在锂价高点豪赌锂矿,转型前景不免令投资者担忧。事实上,公司此前的转型就以失败收场。

此前几次转型失败有“前科”

转型锂电之前,水泥建材是金圆股份最重要的利润来源,这一业务也是由对外收购而来。

2012年7月,从事水泥行业的自然人赵璧生、赵辉(父子),以1.26亿元对价取得了金圆股份的实际控制权。

两个月后,2012年9月,金圆股份就以3500万元收购了青海青海湖有限公司100%股权,青海湖水泥是赵家父子控制的青海互助金圆水泥有限公司的客户。

2014年12月,金圆股份定增收购了由赵家父子控制的互助金圆100%股权。互助金圆承诺,2014-2016年,实现归母净利润2.41亿元、2.94亿元和3.35亿元。

通过三年的经营,互助金圆总体完成了业绩承诺。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业绩的实现并非依靠水泥主业,而是通过剥离亏损子公司(太原金圆和朔州金圆),以及收购民和建鑫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等几家混凝土资产,才得以勉强完成。

2021年,金圆股份水泥建材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3.26亿元,同比下降10.60%,实现归母净利润1.85亿元,同比下降55.46%。

在2021年年报中,金圆股份表示,由于建材行业需求饱和,煤炭等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能源双控,导致盈利能力下降。基于房地产行业景气度下降及考虑公司实际情况,将择机剥离建材业务。

今年3月30日,金圆股份公告,拟公开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互助金圆100%股权,挂牌价19.16亿元。但该笔资产出售并不顺利。

4月29日,公司公告由于第一次公开挂牌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将挂牌价下调至17.24亿元继续转让。目前仍未转让成功。

水泥建材业务转型失利后,2017年,金圆股份又启动非公开发行,定增募资12.12亿元,用于收购江西新金叶实业有限公司58%的股权,并自建环保项目。

江西新金叶主要从事一般工业固体废物及危险废物资源化综合利用业务,金圆股份借此转型资源综合利用领域。

收购时,江西新金叶原股东承诺2016至2018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3.23亿元。由于2018年江西新金叶业绩下滑,仅实现8000万元净利,因而三年业绩承诺未能兑现。

业绩承诺期过后,2019年,江西新金叶实现净利润7983万元,2020年净利润大幅下降至仅211万元。同时,由于收购江西新金叶时新增3.79亿元商誉,金圆股份2020年对其累计计提了2.04亿元的商誉减值,进一步拖累了公司整体业绩。

已有几次转型失利的“前科”,金圆股份选择再次“追高”跨界锂电,成功概率进一步受到质疑。

“心比天高”却债务缠身

跨界锂电产业并非金圆股份的唯一追求,公司要的是“几条腿走路”,多元化发展。

今年1月,金圆股份发布《二次腾飞规划纲要》,明确表示公司一方面要加快盐湖提锂项目开发建设与外延式拓展锂资源产业链,另一方面还要继续深耕低碳环保产业之固危废资源化处置和稀贵金属综合回收利用,并与废旧锂电池回收利用业务形成协同效应。

值得注意的是,锂电产业和固危废和资源回收环保产业均是重资产行业,对资金要求极高。

2021年,金圆股份资本开支超5亿元,同比增加34%,而经营性现金流却从5.6亿元大降至1.8亿元;2022年一季度,公司资本开支同比翻番,而经营性现金流则已经转负,资金压力进一步加剧。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11月,金圆股份刚刚完成最新一轮定增,融资近5亿元,全部用于偿还银行借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金圆股份仍有超过30亿元有息负债,且其中短期负债高达27亿元。对于账面资金仅6.9亿元的金圆股份而言,偿债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