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1年亏掉15年累计净利,嘉寓如何自救?

2022年5月30日,嘉寓股份发布了公司审计单位、独立董事对公司回复深交所2021年年报问询函的审核意见及专项说明公告,后者针对公司是否存在提前确认收入、与控股股东之间的关联交易及是否存在同业竞争等问题发表相关意见。

财报显示,嘉寓股份2021年净利润由盈转亏13.48亿元,同比下降1767%,上年同期为8082万元。而梳理往期利润数据会发现,自2006年至今,嘉寓股份的年净利润均未有超过或等于1亿元的情况。也就是说,2006年—2020年的15年里,嘉寓股份的总净利也仅为11.44亿元,而2021年一年就直接亏损了近15年来的累计净利。

嘉寓股份的话题一时被行业所关注。

财务造假起波澜

1987年,改革开放大潮下,下海经商很热,在这股大潮中,此前分别在北京顺义公路管理局、北京市顺义区牛栏山镇牛栏山钢铝窗就职的田家玉也决定下海经商,用3万元启动资金创立了北京嘉寓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专门从事节能门窗幕墙的研发设计、生产加工、安装及服务。23年后的2010年9月,嘉寓股份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成为国内“节能门窗第一股”。控股股东为嘉寓新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新投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0万元,田家玉持股90%,间接持有嘉寓股份35.6940%股权。

上市后的嘉寓股份,尽管在2012—2014年实现了营收11.10亿元、13.90亿元和18.33亿元。但被被诟病为依赖大客户。相关数据显示,在2013年,嘉寓股份与恒大集团的销售合同额占公司全年销售合同额的近30%。

“依赖大客户”并未给当时的嘉寓股份业绩带来更多负面影响,而2015年证监会的一份调查函则让其倍感苦恼。

2015年6月12日,嘉寓股份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2017年5月,该案正式结案。证监会公开信息显示,为了能够使财务数据中的利润更加漂亮,涉及关联交易、跨期结转以及账外工资。

2008年到2012年之间,嘉寓股份连续通过与关联方(北京东方嘉禾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的资金支付与回转而增加账面资金往来。经统计,其虚假记载往来资金共10.08亿元。

而为了增加利润,嘉寓股份在2007 年至2013 年连续7 年间,以跨期结转成本的方式调节利润。共涉及金额约9499 万元。

同时,嘉寓股份还在2012 年度、2013 年度用账外资金发放员工薪酬,通过少计提当期应付职工薪酬的方式多计利润,其中2012 年度多计利润155.46 万元,2013 年度多计利润534.27 万元。

鉴于这种左手倒右手的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田家玉作为嘉寓股份董事长,直接决策并安排实施上述行为,违法行为性质恶劣、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胡满姣担任嘉寓股份财务总监(2010年11月后)、财务经理(2010年10月前),知晓并实施上述行为,违法行为情节严重,拟对田家玉采取8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胡满姣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业务转向未能扭转局面

证监会调查期间,嘉寓股份的高层和业务构成都发生了重大变化。

人事方面,2016年12月,田家玉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长职务,其子田新甲在同月被选举为新任董事长。

业务构成方面,2016年9月7日晚间,嘉寓股份公告称,已经与润峰电力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负责润峰电力2016 年—2017 年承接的光伏电站的施工建设。其中,2016 年建设200MW 光伏发电工程,工程总价约6 亿元;2017 年建设500MW 光伏发电工程,工程总价约15 亿元。合同履行期限为2016 年至2017 年,合同的如期实施将对公司2016 年度及2017 年度的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除了涉足光伏业务,2016年12月,嘉寓股份还以6000万元入股了北京奥普科星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奥普科星”),持股比例51%,成为控股股东。2018年6月,在奥普科星完成了2017年度业绩承诺指标后,嘉寓股份收购剩余49%股权,对价约为2.04亿元。资料显示,奥普科星是一家专注于光伏、光热、汽车等新能源行业高端装备制造设计与研发制造企业。

尽管确定了门窗幕墙、光伏、智能装备三大主业协同发展的战略布局,但嘉寓股份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嘉寓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一年相比分别下降16.34%,7.86%,以及56.54%。2019年营收约为34.37亿元,同比下降19.21%。

到了2020年,嘉寓股份业绩仍没有出现好转,三大业务的经营业绩均有所下降,其中,建筑装饰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6.07亿元,同比减少43.16%,建筑装饰业务的毛利率同比下降0.99%至15.64%;光伏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53亿元,同比下降14.72%,光伏业务毛利率为-0.27%,同比降低12.48个百分点;智能装备制造业务实现收入0.94亿元,同比减少38.43%。

被动局面仍旧存在

为了解决流动资金周转及对外投资的资金需求问题,嘉寓股份开始频繁向控股股东新新投资借款。

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嘉寓股份的借款额度分别为5亿元、5亿元、8亿元、10亿元。嘉寓股份在2020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信息还显示,公司向关联方新新投资拆借资金近50次,合计拆借超过4.7亿元。

2020年6月19日,嘉寓股份还曾计划向控股股东定增募资4.5亿元,不过,于2021年1月18日撤回了申请文件。

嘉寓股份开始股权质押和剥离非主营业务。

2020年,嘉寓股份与控股股东新新投资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嘉寓股份全资子公司北京奥普科星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以2.8亿元转让给嘉寓集团。本次转让采取以收益法评估结果,收益法估值为27919.91万元,增值率99.79%。奥普科星是一家专注于光伏、光热、汽车等新能源行业高端装备制造设计与研发制造企业,是嘉寓股份在智能装备及机器人产业谋篇布局的重要棋子。奥普科星由嘉寓股份收购而来,嘉寓股份控股奥普科星不到三年。

对于嘉寓股份将智能装备业务剥离出去,有分析认为或许与嘉寓股份建筑装饰业务遇到了发展困境相关。

虽然嘉寓股份涉足光伏产业链相关业务,但建筑装饰业务仍然是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2019年度、2020年度,嘉寓股份建筑装饰业务的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2.27%、77.32%。

虽然境况并不如意,嘉寓股份在光伏领域的投资并未停止。其中仅2020年3月份一个月,就和辽宁省政府完成3个光伏相关项目的签约,投资金额200亿元以上。

经过多重努力,嘉寓股份2021年的业绩依旧惨淡,一年仍巨亏13.48亿。除此之外,从2021年年报来看,嘉寓股份全年因被告涉及的诉讼超150起,累计涉诉金额2.59亿元,其中存在多笔借贷合同纠纷。报告期内的计提预计负债7992.99万元,同比增长14173.19%。2022年5月13日,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嘉寓股份发出了包含6大项的年报问询函,对其2021年全年业绩营收、业务划分收入等诸多问题进行刨根问底式问询。其中包括要求嘉寓股份说明公司建筑装饰业务、光伏产业链相关业务、光热业务收入确认方式和依据,说明关联采购、销售价格的定价依据及公允性,逐项列式受限货币资金情况,补充说明诉讼冻结款项的具体情况等内容。

按照问询函要求,监管部门要求嘉寓股份2022年5月20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并对外披露,同时抄送北京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但截至当日下午收盘,嘉寓股份并未有相应公告更新。收盘股价跌幅2.4%,报4.06元。

境况不如意的嘉寓股份不知道2022年会有怎样的表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