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事不过三,美国光伏制造最后的机会

凡事过一、过二不过三,随着拜登政府颁布光伏行政令,将东南亚四国的关税威胁冻结两年,美国光伏组件制造业迎来了第三次,常理上应该是最后一次发展机会。

机会1:光伏双反

尽管美国是最早开发太阳能电池,最早应用太阳能发电的国家,但对于产业化的光伏来说,2012年开始的对华光伏双反是美国光伏制造业最好的发展机会。

其一是因为美国光伏产业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几乎傲视全球,有很好的产业制造基础,只是在2008年后才开始逐渐被中国光伏制造追赶并超越。2011年10月开始的双反风波几乎把中国光伏电池和组件产业毁于一旦,引发了从龙头到草根的破产潮。

而2012年开始的欧洲对华光伏双反,更是几乎把中国光伏产业连根拔起,尽管此后中欧达成有条件和解,但中国光伏产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紧接着2014年起,美国又发起了对中国光伏产品的二次双反,把仅剩的来料加工之路也彻底堵死。

曾经的老大还没死,人还在、设备还在、技术还在,百足未僵;新来的暴发户钱没了、技术还没起来,两头在外还很严重。此时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双反政策,对于垂死的美国光伏制造业来说,不亚于救命稻草。

这也是美国光伏东山再起的最好机会。

然而,即便这样,美国也没能挽救自己。把多晶硅从美国运到中国做成产品再运回去,都比美国本土生产更便宜。在中国光伏领跑者计划的推动下,中国光伏制造业洗牌重来,东边的日出没有照在美国的东山,而是照到了太平洋西岸的中国。

机会2:201、301调查

中国光伏领跑者计划推动了中国光伏制造业,同时中国光伏制造业又积极拓展海外业务,到2017年前后,老牌的美国光伏制造企业不是消失,就是转型,只剩下干薄膜的FirstSolar还在苦苦支撑。

于是特朗普变本加厉地推出了201和301调查,此外还对光伏玻璃、铝合金边框等进行双反调查。2018年,随着201、301关税的推出,中国企业海外产能也被阻挡在美国的海关之外。

如果说首次双反后,中国政府还努力和欧盟达成和解,推出光伏领跑者计划自救,那这一次中国光伏制造业的遭遇,可以说是“祸不单行的落井下石”。2018年5月31日,中国自己发布的5.31光伏新政把中国企业的国内市场也瞬间清零。

2019年初,多晶硅巨头REC期盼了半年的中美两国之间关于光伏产业多晶硅和电池、组件产品的贸易对峙没有和解,均宣布继续原先的制裁措施。

从中国出口光伏组件到美国,各种关税或接近60%;从东南亚等国出口美国,各种关税也有近30%。尽管此前美国的老牌光伏龙头已经消失殆尽,但双反、201、301关税也庇护了一些新的入局者。Hanhua Q Cells在美国建厂,加拿大Silfab在美国建厂,赛拉弗、晶科等一些中国企业也陆续在美国建厂,美国似乎已经看到了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

这大概是美国光伏制造业重建的第二次希望。

事情的结果自然是已知,美国光伏制造业的“星星之火”到现在仍是星星之火。根据白宫6日发布的行政令,美国现有光伏组件制造产能是7.5 GW,此时中国企业在中国大陆大概有350GW,在海外大概有50 GW。

或许“星星之火”比较容易在中国燎原,无法在美国大陆的飓风下生存。

机会3:国防生产法

本次拜登的行政令,和以往的任何一次救助都不同,属于典型的需求侧改革。

一方面,以往的加税打压进口,最后买单的都是美国政府自己,迄今为止美国大概是全球光伏度电成本最高的国家,全球光伏组件最贵的国家。因此为了保证美国可再生能源目标的实现,本次行政令选择了两年暂缓征税,表面上是缓和了贸易战的矛盾,实质上还是为了缓解国内的压力,培养美国本土市场需求。

另一方面,次拜登政府从需求侧支持本土制造。行政令根据《国防生产法》来促进美国太阳能制造业,未来两年内将美国光伏组件产能提升两倍,从当前的7.5GW提升至22.5GW。

不仅支持产能扩张,拜登政府还将援引美国联邦采购条款“购买美国制造”,利用联邦政府的巨大购买力来创造对美国制成品的需求。美国政府将开发两个新的工具:

1、面向本土太阳能系统制造商的主供应协议,以提高国内清洁能源供应商向美国政府出售其产品的效率;

2、“超级优先”措施,联邦政府采购包括光伏组件在内的本国制造太阳能系统时,其标准与《购买美国产品法》(Buy American Act)一致。

白宫声明表示,这些联邦采购措施能够在近期带来1GW的国内太阳能生产需求。未来10年内,仅美国政府的需求就可达到10GW,潜在市场影响可达100GW以上。此外,拜登政府还计划在土地、审批、就业、投资等多个方面为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制造提供支持。

一方面推动光伏新能源装机需求,一方面支持光伏制造,典型的需求侧改革。美国光伏制造迎来了第三次发展重生的良机。

最后的机会?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美国光伏产业曾经全球最强,此后又给了两次重生的机会,但都没有把握住。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大概是美国政府和企业只是一味地用关税来打压,忽略了如何从全产业链的角度支持和发展本土制造。曾经的美国制造全球第一,因为它有全球市场;而一旦美国制造失去了全球市场,它似乎不会玩了。

在美国媒体Solar Daily看来,缓征关税和本土采购的支持措施虽然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但新的努力是否能够建立美国太阳能制造业并使其具有竞争力还有待观察。

而美国政府和产业是否想过:技术、成本、材料、配套、物流、市场……美国光伏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里?离开了政策支持和关税保障,美国光伏制造业的可持续性在哪里?为何美国的光伏跟踪支架产业能够做成全球领先,而电池、组件产业却铩羽而归?

不管如何,过一过二不过三,留给美国光伏电池、组件制造业发展的第三个机会,大概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三次机会都抓不住,估计连国会议员和白宫政府都没有理由救你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