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澳大利亚陷入“电力荒”

电力的不确定性将继续在澳大利蔓延。

当地时间6月14日,据ABC News报道,澳大利亚能源市场调度中心(AEMO)警告称,昆士兰州、维多利亚州等五州的电力可能超过最大负荷,要求电力公司提供足够的电力供应。

尽管并未出现大规模停电,但阴云始终笼罩在上空。

目前正值南半球冬天,寒冷的天气推高了居民用电需求,加之最近东海岸部分燃煤发电厂停产,澳大利亚电力价格也迎来飙升。有专家表示,澳大利亚正处在“绝对的市场危机”之中。

用电紧张

在14日发布停电预警之后,并未发生大规模停电事故,AEMO将之归功于其下令发电厂弥补电力供应短缺。

今日晨间,AEMO表示,尽管预测供应短缺,但有“足够的电力来满足消费者需求”,并鼓励发电厂继续发电。

但用电紧张并未缓解。维多利亚州能源政策中心主任布鲁斯·芒廷(Bruce Mountain)表示,澳大利亚正处于“绝对的市场危机”之中。

电力供求关系不同于其他商品,必须时刻保持在一个误差幅度很小的“完美匹配”状态,电力供应过少或过多,都将触发电力系统的保护机制。

本周一(13日),AEMO对昆士兰州也发布了类似的电力风险预警,部分郊区发生了停电。更早以前,澳大利亚东海岸的一些燃煤发电厂宣布将停产一段时间。目前,澳大利亚近1/4的燃煤发电厂处于停产状态。

如今正值南半球冬季,寒冷的天气,加上部分发电厂停止发电,电力供应难以匹配居民的用电需求,供应商不得不切断部分电力以恢复平衡。

澳大利亚能源委员会首席执行官莎拉·麦克纳马拉(Sarah NcNamara)表示,虽然电力紧张最终会缓解,但目前还没有可以立即解决的方案。如果东海岸的这些燃煤发电厂在未来恢复生产,“应该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供应”。

供需关系失衡促使用电成本极速上升,为应对这一现象,AEMO呼吁商业和工业电力客户减少用电,并对部分电力短缺州的电力批发价格设置上限。目前,这一价格在每兆瓦时300澳元。

虽然上限限制了电价的飙涨,但用电成本依然很高。清洁能源金融市场分析师蒂姆·巴克利(Tim Buckley)表示,这是一项必要的干预措施,但300澳元还是很多,“大约是12个月前平均电力批发价的4至5倍”。

Alinta Energy执行董事丹尼尔·麦克勒兰德(Daniel McClelland)表示,用户应该准备好面对更高的价格,“看起来这些较高的价格将在未来两年内持续下去”。

恶性循环

造成供应紧缩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就是前文提到的东海岸部分发电厂处于停产状态。

澳大利亚最大的电力供应商AGL在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有3座燃煤发电站,由于计划内和计划外的维护问题,正处于停产或产量减少状态。AGL在上周五(10日)透露,其位于维多利亚州的Loy Yang A 2号机组直到“9月下半月”才会恢复,该电站是维多利亚州最大的发电站,为其提供约30%的电力。

昆士兰州的也有5座发电站正在停产维护,其中包括1座天然气发电站、1座水利发电站和3座燃煤发电站。

除了发电设施的老旧导致的计划外维护,更深一层的原因在于全球能源市场波动。

尽管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化石能源,但大部分都用于出口,国内厂商的用量占比有限。俄乌冲突导致澳大利亚能源出口需求激增,进一步消耗了本可以用来填补国内空缺的潜在盈余。此外,近期的洪水也影响了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的煤炭生产。

高昂的燃料价格对于东海岸的发电厂来说难以承受。澳大利亚另一家电力公司Origin Energy的Erring电站是新南威尔士州最大的发电站,受到煤炭供应短缺影响而几近瘫痪。

而在对批发价格进行限制之后,部分燃煤和天然气发电厂也关闭了其发电机组,因为这一价格难以支付其发电成本。

绿色能源市场分析总监特里斯坦·埃迪斯(Tristan Edis)表示,每兆瓦时300澳元的数字低于许多天然气发电厂的燃料成本。

如果AEMO要求他们继续发电,那么发电厂可能会要求补偿以收回成本。

根据能源市场分析师大卫·莱奇(David Leitch)的推算,生产1兆瓦时的电力需要大约1吉焦的天然气,将花费400澳元,这还不算运行等其他费用。“他们有权获得赔偿”。

芒廷指出,被要求继续发电的电站将向AMEO提出申请以收回成本,但最终成本还是会落在用户的能源账单上。

转型阵痛

根据澳政府统计资料显示,化石燃料去年为澳大利亚提供了约71%的电力,其中,煤炭占了51%。随着燃煤发电站的老化,需要更多的发电站来弥补电力缺口。

澳大利亚研究所气候和能源项目主任里奇·梅尔齐安(Richie Merzian)表示,他对Loy Yang A燃煤电厂的长时间停产并不惊讶。他将这座发电站描述为“整个电网中最不可靠的发电站”,并表示AGL应该采取更多措施逐步淘汰其煤炭发电并进入可再生能源领域。

绿色和平组织发言人格伦·沃克(Glenn Walker)也呼吁,澳大利亚需要加快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

澳政府希望借助风能、太阳能、抽水蓄能等清洁能源,摆脱对燃煤发电的依赖。

但建设进程一直很缓慢,昆士兰州的风能和太阳能设备建造量远未达到预期。“未来10年昆士兰州每年的风能或太阳能(设备的部署)应该是现在的两到三倍。”莱奇表示,“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在旧产能关闭之前,没有建立足够的新产能。”

巴克利指出,应当立即将重点放在能源效率、电力输送和可再生能源区建设上,在10个可再生能源区加快稳定部署将长久地解决这一危机。

转型路上并非一帆风顺。

澳大利亚前任政府确保未来能源需求计划的核心部分——以50多亿澳元扩建该国最大水电站Snowy Hydro的计划可能面临长达19个月的延期。

按照原本的规划,该项目将使Snowy Hydro水电站的发电能力提升1.5倍,延期意味着该项目现在可能要到2028年才能开始供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