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能源依然贫困,人类仍须努力

当今人类社会的几乎所有活动,都建立在能源之上。没有能源,人类社会的生产和生活就将停止。对于世界上很多国家的百姓来说,电力已经普及,汽车也是常用的交通工具,能源基本上是唾手可得,很少有人会去考虑人类社会的整体能源状况如何,只有在电力供应紧张、成品油价格大涨时,才会意识到能源问题。不过,今天世界上的部分地区,能源仍然是一种奢侈品,能源贫困仍然困扰着这个星球上的很多人。依据国际能源署2022年4月发布的2022年版《追踪可持续发展议程7—能源进展报告》,本文将从四个方面介绍当前人类社会面临的能源贫困问题,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要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总目标,还是要实现其中的议程7目标,人类社会都需要继续付出长时间艰苦的努力。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目标7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22年4月19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2021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合计为96.59万亿美元,人口数量合计为76.86亿,人均名义GDP为12528美元。

进一步细分,人均GDP超过3万美元的发达国家,只有31个,主要包括美德英法等传统欧美强国,以及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等;人均GDP在1万至3万美元的小康国家,有37个,主要是东欧国家,中东产油国,中国和俄罗斯等;人均GDP在3000至1万美元之间的发展中国家,有62个,主要包括土耳其,巴西,越南等;人均GDP在3000美元以下的贫穷国家,共57个,主要包括印度及大量的非洲国家。从国家数量来看,世界超过60%的国家,属于发展中的和贫穷的国家;从人口总量来看,世界总人口中超过80%人口的人均GDP在全球平均水平之下。因此,发展经济,消除穷困,是人类社会共同面临的重大问题。

正是因为穷困和发展问题长期困扰着人类社会,2015年9月25-27日,联合国大会第七十届会议上,193个会员国一致通过《改变我们的世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成果文件,即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到2030年在全世界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并强调不落下任何一个人。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以及169个具体目标,旨在解决社会、经济和环境三个维度的问题,让全球走向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议程自2016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其中,目标7提出,要确保人人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的和可持续的现代能源。主要内容和具体表述如下:

目标7,确保人人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的和可持续的现代能源。

7.1,到2030年,确保人人都能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的现代能源服务;

7.2,到2030年,大幅增加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的比例;

7.3,到2030年,全球能效改善率提高一倍。

7.a,到2030年,加强国际合作,促进获取清洁能源的研究和技术,包括可再生能源、能效,以及先进和更清洁的化石燃料技术,并促进对能源基础设施和清洁能源技术的投资;

7.b,到2030年,增建基础设施并进行技术升级,以便根据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内陆发展中国家各自的支持方案,为所有人提供可持续的现代能源服务。

自2016年1月1日正式实施以来,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的目标7进展如何?2022年4月,国际能源署发布了《追踪可持续发展议程7—能源进展报告》,较为详细地分析了截止2020年(部分数据为2019年),目标7的进展情况。从出版物的说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份《能源进展报告》,不是国际能源署一家的研究成果,而是联合了国际可再生能源署、联合国统计局、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等众多国际机构和非洲开发银行、欧盟、伊斯兰开发银行等众多地区性组织的共同研究成果。报告的结论是:按照今天的进展速度,世界仍然没有走上到2030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7的轨道,特别是那些最脆弱的国家和已经落后的国家进展受阻,而且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挑战以及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引发的能源危机,预计可持续发展目标7的进展速度将放缓。

          

以下,我们翻译组织了这份材料的前四部分内容,即电力的获得、清洁烹饪燃料和技术的使用、可再生能源的进展以及能源效率的提升,这些材料分析、说明了议程7的最新进展,更为重要的,从其中可以看出当前人类社会的能源发展现状,说明能源贫困既是当前,也将是未来相当长时间人类社会面临诸多发展问题中的最重要问题之一。

电力的获得

从全球看,用上电的人口比例,从2010年的83%增长到2020年的91%,用上电的人数增加了13亿。没有用上电的人数,从2010年的12亿人,下降到2020年的7.33亿人。不过,由于惠及更偏远、更贫穷、得不到服务的人口越来越复杂,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近年来世界电气化的进展速度有所放缓。2010年至2018年,平均每年有1.3亿人用上电;2018年至2020年,这一数字降至1.09亿。2010年至2018年期间,用上电人数的年增长率为0.8个百分点,但在2018年至2018年期间降至0.5个百分点。

          

2010年至2020年期间,有45个国家实现了电力的普遍获得,其中19个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截至2020年,仍有91个国家未能实现电力的普遍获得,撒哈拉以南非洲占世界未通电人口的很大一部分。2010年至2020年期间,平均每年有2500万人用上了电,与每年2600万人口的增长速度保持一致。在此期间,约有三分之一的电力获得赤字国家(包括电力获得服务不足人口最多20个国家中的8个),每年的电力获得增长率超过2个百分点;71%的电力获得赤字国家的年度增长率低于2个百分点,其中7个国家的电力获得下降。

2030目标:如果不进一步努力为最贫穷和最偏远的地区提供电力服务,预计到2030年全球仍将有6.7亿人无法获得电力服务。要在2030年实现普及电力服务,全球电气化的年增长率必须提高0.9个百分点。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每年获得电力的人数,要从2000-2018年的2300万增加到2019-2030年的6300万。

区域亮点:202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仍有超过四分之三的人口(5.68亿人)无法获得电力服务,该地区在全球电力接入赤字中所占的比例,从2018年的71%上升至2020年的77%。

城乡电力接入的差异:尽管农村地区的电力接入缺口比城市地区大得多,但在过去十年中,农村电气化的速度比城市电气化的速度更快。农村地区的电力通达率,从2010年的72%提高到2020年的83%,超过了人口增长的速度。不过,2020年,世界上约80%无法用上电的人生活在农村地区,其中四分之三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从全球范围来看,自2016年以来,城市电力入网率已稳定在97%,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城市电气化率2020年为78%,低于其他地区。按照目前的速度,全球农村地区的电力接入将达不到2030年的目标,而城市电力接入将接近普遍接入。

接入赤字最高的20个国家:2020年,电力获得缺口最大的20个国家,占全球无电人口的76%(即5.6亿人),前20个赤字国家中的大多数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全球获得电力缺口最大的地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从2010年的5.59亿增加到2020年的5.68亿。2020年,世界上没有用上电人口中的77%,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未得到电力服务人口最多的,是尼日利亚(9200万人)、刚果民主共和国(7200万人)和埃塞俄比亚(5600万人)。2010年至2020年,埃塞俄比亚的电气化人口增长,超过了人口的增长,但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尼日利亚的电气化进展未能跟上人口增长的步伐。与此同时,肯尼亚和乌干达在电气化方面取得了很快的进展,2010年至2020年期间年均增长超过3个百分点。

中亚和南亚,是2020年没有获得电力的第二大地区,不过其无法获取电力的人数大幅度下降,从2010年的4.4亿人下降到2020年的7800万人,每年减少3600万人。在该地区的国家中,印度的每年电力获得赤字降幅最大(2800万)。由于无法获得电力人数的大幅度减少,在世界20个最大电力缺口国家排名中,印度从2018年的第三位下降到2020年的第17位。

清洁烹饪燃料和技术的使用

2020年,世界上69%的人能够获得清洁烹饪燃料和技术,比2019年增加了近7000万人,但仍有约三分之一的人口(约24亿人)无法获得清洁烹饪燃料和技术。在过去的十年中,清洁燃料和烹饪技术的获得,仅增加12个百分点。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到2030年,世界上四分之一的人口(主要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仍将无法获得清洁的烹饪燃料。

           

在全球范围内,使用气态燃料进行烹饪的人数,2010年至2020年期间持续增加,到2020年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达到52%,并在2010年超过生物质成为主要的烹饪燃料。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用电烹饪的人数达到11%。全球范围内的煤油使用量虽然有所下降,但在大洋洲(不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城市地区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使用量仍然较大,前者为10%,后者为7%。

2030目标:2010年至2020年,主要是受亚洲人口大国增长的推动,全球清洁烹饪燃料和技术的获得率,以平均每年1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然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无法获得清洁烹饪燃料和技术的人数正在加速增加。因为能够使用清洁烹饪燃料人口增长的比例未能跟上人口增长的步伐,在一切不变的情况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无法获得清洁烹饪燃料的人数,在本十年将每年增加近2000万人,从2020年的9.23亿人增加到2030年的11亿多人。如果不解决这方面日益增长的获得赤字,就不可能实现2030年全球普遍获得清洁烹饪燃料的目标。

区域亮点:2010年至2020年,中亚和南亚以及东亚和东南亚,占了清洁烹饪燃料增长的大部分,其中,中亚和南亚获得清洁烹饪燃料的年均增长率为2.5个百分点,东亚和东南亚为2.1个百分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进展仍然停滞不前,获取率仍然保持在88%左右,年均增长率为0.3个百分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获取略有增加,年化增幅为0.48个百分点。预计到2030年,中亚、南亚、东亚和东南亚的清洁烹饪燃料普及率,预计将达到80% – 90%。与此同时,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只有约五分之一(17%)的人可以享用美食,而大洋洲(不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只有15%的人可以享用美食,这意味着这些地区的绝大多数人将继续遭受烹饪污染对健康、环境和生计的负面影响。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仍然是唯一一个无法获得清洁燃料和技术的人数不断增加的地区,自1990年以来几乎翻了一番,而自2000年以来上升了50%以上,2020年达到9.23亿人。

城乡差异:在世界各地,城乡在获取清洁烹饪燃料和技术方面存在巨大的差异。2020年,86%的城市人口和48%的农村人口,能够获得清洁燃料和技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超过93%的农村人口无法获得清洁的烹饪燃料和技术,而在城市这一比例为71%。

赤字最大的20个国家:2016年至2020年,无法获得清洁烹饪燃料和技术人数最多的20个国家,占全球无法获得清洁烹饪燃料和技术人口的80%以上,其中16个国家中不到一半的人口能够获得清洁烹饪。在这些国家中,大多数都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只有5个国家,即印度、中国、印度尼西亚、缅甸和尼日利亚,2016 – 2020年间平均提高了至少2个百分点。

清洁烹饪普及率最低的20个国家中,有19个是非洲最不发达国家,其中一个非非洲国家是海地。

可再生能源的进展

2019年,包括传统生物质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在全球最终能源消费总量中的份额为17.7%,仅比上一年提高0.4个百分点。尽管在2010年至2019年的十年间,可再生能源消费显著增长,但不包括传统生物质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在全球最终能源消费总量中的份额仅增加2.7个百分点,在2019年仅占全球最终能源消费总量的11.5%。不同终端用途的能源趋势不同,可再生能源份额增长最大的仍然是发电,而交通和供热部门的份额增长非常缓慢。

         

2019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包括传统生物质能)的消费量达到66.6艾焦耳,同比增长2.7%,不可再生能源消费增加了0.2%,可再生能源占最终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达到17.7%。虽然这是过去30年来的最高比例,但比1990年仅增长2个百分点。2018 – 2019年,现代生物能源、风能和太阳能光伏,对可再生能源利用增长的贡献最大,其次是水电和地热能。

自1990年以来,尽管全球可再生能源消费增长了70%,但可再生能源在最终能源消费总量中的份额一直却保持着稳定。两个同时存在的趋势,说明了这一看似矛盾的现象:传统的生物质能消费,一直在缓慢地下降(2010-2019年下降了5%),而不包括传统生物质能的现代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增加了近50%,其占最终能源消费的份额从2009年的8.6%上升到2019年的11.5%。2010至2019年,所有可再生能源加起来占全球最终能源消费增量的不到四分之一。

近十年来,现代生物能源占可再生能源增量中最大的比例,占了现代可再生能源消费增量的三分之一以上。尽管后者增长最快,但生物能源所占的份额相当于风能和太阳能光伏的总和。总体而言,生物能源,包括生物质能的传统用途,仍然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占全球可再生能源消费的近70%,其次是水电、风能和太阳能光伏。

电力:2019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同比增长超过5%,使可再生能源占全球发电量的份额从2018年的25.3%上升到26.2%,是终端用能中的最大比重。然而,2019年,电力仅占全球最终能源消费总量的五分之一。面对日益增长的全球电力需求(2019年增长1.6%),不可再生电力的发电量继续增长(2019年增长0.4%),虽然增速低于可再生能源,但基数更大。到目前为止,水电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可再生电力来源,其次是风能和太阳能光伏。过去10年里,风能和太阳能光伏占可再生电力消耗增量的58%,而且它们的部署速度正在加快。

供热:2019年,不包括传统生物质能,可再生能源供热的消耗增加了2.4%,至17.8艾焦耳。传统生物质能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几乎保持稳定,占当年全球供热消耗的13%以上(23.5 艾焦耳)。总体而言,随着全球供热需求持续增长(同比增长0.3%),几乎占到全球最终能源消费的一半,2019年现代可再生能源在全球供热消费中的份额仍仅只有10.1%,过去10年提高不到2个百分点。

交通:2019年,交通中使用的可再生能源增长了7%,达到4.4艾焦耳,这是1990年以来的第五大增幅,也是2012年以来的最大增幅,从而使得2019年可再生能源在该行业的总份额从2018年的3.4%上升至3.6%。生物燃料,主要是以农作物为原料的乙醇和生物柴油,供应了总量的91%。尽管如此,电动汽车的销售,正带来可再生能源在交通运输中的使用出现创纪录的增长,2019年的使用量增加了0.03 艾焦耳,与2018年创纪录的年度增幅几乎持平。

区域亮点:可再生能源,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能源供应中所占份额最大,这是因为传统的生物质供热和烹饪用途非常广泛。如果只计算现代形式的可再生能源,由于水力发电以及工业和运输用生物燃料,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可再生能源在最终能源消费中所占的比例最高。2019年,全球现代可再生能源消费同比增长的44%,东亚、特别是中国的水电、太阳能光伏和风能,主导了增长。

排名前20的国家:2000年至2019年,全球前20大能源消费国中,有4个国家的现代可再生能源份额下降,尽管使用总量在扩大。同时,不可再生能源使用的增加,导致了可再生能源份额的下降。2019年,土耳其的现代可再生能源份额增长最大(增加2.3个百分点),原因是水力发电增加;其次是英国(增加1.3个百分点),风力发电的发展和交通运输使用生物燃料发挥了主要的推动作用。

能源效率的提升

近年来,一次能源强度的改善速度,即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能源总供应比例的百分比下降,已经放缓。2019年,全球一次能源强度为4.69兆焦耳/美元,比2018年提高了1.5%,这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第二低的改善速度,但仍然高于前一年。

            

能源强度是总能源供应与每年创造的GDP之比,本质上是每单位财富所消耗的能源。可持续发展目标7.3的进展,是通过跟踪能源强度的百分比变化来衡量的。最初,联合国建议2010年至2030年期间,每年改善2.6%,但由于除2015年以外所有年份的全球进展都较慢,现在要求的增长率至少为3.2%。

2030目标:2010年至2019年,全球能源强度的年均改善率为1.9%,虽然这比1990年至2010年的1.2%要好,但远低于可持续发展目标7.3设定的2.6%的目标。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7.3设定的目标,到2030年的年均改善率必须达到3.2%。

区域亮点:2010年至2019年,东亚和东南亚是唯一一个超额完成可持续发展目标7.3的地区,在强劲的经济增长和能源效率取得重大进展的推动下,能源强度年均提高了2.7%。尽管如此,大洋洲(2.2%),北美、欧洲、中亚和南亚(2.0%)的年平均改良率也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和历史趋势。改善率最低的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0.6%),其次是西亚和北非地区(1.2%)、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1.3%)。

绝对能源强度的数据,显示出巨大的区域差异。例如,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能源强度,几乎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两倍,这些变化反映了经济结构、能源供应和获取能源的不同,而不是能源效率的不同。

前20个能源消费国的趋势:比较2000-10年和2010-19年期间,世界上能源供应总量最大的20个国家中,有13个国家的能源强度年增长率有所提高。然而,在能源消费大国中,只有不到一半国家的表现,优于全球平均水平。中国继续以最快的速度提高能源强度,2010年至2019年期间平均每年提高3.8%;其次是英国,提高3.7%;日本和德国,也继续以超过可持续发展目标7.3的速度,提高其能源强度,这得益于数十年来在提高能源效率方面的努力,以及经济向生产高价值、低能耗的商品和服务的转变。除中国之外,印尼是唯一一个平均能源强度改善率高于可持续发展目标7.3的新兴经济体。

终端用能趋势:与前10年相比,2010-19年期间,除住宅建筑行业外,所有行业的能源强度改善速度都在加快。货运部门的能源强度改善率最高,年均为2.2%;工业领域也取得了显著的进展(2%),这涉及一系列能源密集型经济活动,是一项重大的改善,因为这一行业能源强度在前一时期已经恶化。民用部门的改善率最低,能源强度改善率从上一时期的1.9%下降到2010年至2019年的每年1.2%。

电力供应趋势:可再生能源在发电中所占份额的上升,通过消除原始(不可再生)燃料转化为电力过程中的损失,提高了供应效率。有效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与能源强度降低之间的关系,凸显了可持续发展目标7.2和7.3之间的协同效应。此外,由于中国和印度越来越多地使用效率相对更高的燃气电厂,以及建设效率更高的燃煤电厂,化石燃料发电的平均效率从2000年的36%提高到2019年的40%。主要发电国家的输配电损失正在下降,这表明电气化率和现代化供应基础设施有所提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