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押宝硅料、户用光伏,中来股份能咸鱼翻身吗?

宝硅料、户用光伏,中来股份能咸鱼翻身吗?

近日,光伏背板龙头——中来股份(300393)发布了一则公告,再次显示了这家老牌光伏上市企业面临当下复杂形势,主业上缺乏方向感的一面。

6月13日晚间,中来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在印度尼西亚投资建设1GW电池和1GW电池组件制造工厂的决议。

中来股份给出的理由是,鉴于新冠疫情反复,美国对东南亚部分光伏制造企业发起反规避调查等贸易强制措施,以及俄乌冲突造成全球物资短缺、供应链不畅、金融动荡等因素,导致全球光伏供应链和区域市场环境重大变化,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的海外投资项目建设周期及预期效果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值得推敲的是,就在中来股份宣布终止印尼设厂前,东南亚光伏市场迎来利好。有消息称,拜登政府宣布暂时豁免东南亚四国光伏组件关税。近日则有更大的利好消息流出,美国正考虑取消对中国光伏组件施加的301关税条款。

可见,中来股份以美国对东南亚光伏组件实施反规避调查为由,取消在印尼投建1GW电池和1GW电池组件项目缺乏说服力。至于中来股份这个海外投资项目“告吹”的真实原因,外界无从得知。

据了解,这是中来股份于2021年3月审议通过一项投资议案,拟定与PTLenAgraEnergy公司或其关联公司,共同在印尼建设1GW电池及1GW组件项目、以及先期500MW组件项目,以开发印尼本土光伏市场和北美市场。

中来股份成立于2008年,最初是单一的光伏背板企业,2014年于创业板上市,是国内较早上市的一批光伏企业之一。后来,中来股份切入高效电池及组件业务,同时也向下游光伏应用系统领域扩张。

尽管中来股份头顶光伏背板龙头、全球领先的N型TOPCon高效电池制造商光环,光伏背板累计发货超过130GW,N型TOPCon高效电池及组件出货量累计已超5GW,电池平均量产效率达到了世界领先的23.5%+,但其发展的轨迹却是一路踉踉跄跄,存在一定的险象和隐患。

在2021光伏大年行情中,中来股份交出的业绩答卷不尽人意。年报显示,中来股份2021年实现营收58.19亿元,同比增14.45%,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为-3。13亿元,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属于典型的“增收不增利”。

与2021年报的巨亏相比,中来股份一季报让人眼前一亮。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09亿元,同比增长77.6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69.52万元,同比增长647.69%;扣非后净利润7,767.01万元,同比增长1302.42%。

不过,中来股份年初的另一项操作也在业内掀起了不小的争议。3月25日前后,中来股份发布公告称计划斥资140亿元进军上游硅料端。这一消息甫一公布,立即遭到深交所的问询。大意是,你帐上实际可支配的货币资金仅有4.1亿元,140亿元玩硅料钱从哪里来?

根据项目投资规划,中来股份计划2022-2024年,分别使用自有资金1.3亿元、5.87亿元和3亿元;2025年-2027年使用自有资金15.3亿元,共计占总投资的18.19%。

其余项目所需资金,将来自太原市政府设立的产业基金、项目贷款融资,以及项目部分投产后的经营所得。

据计算,在140亿元投资中,中来股份总投资约25亿元,为项目的控股股东占比51%,而太原市政府产业基金控股49%,预计投资额低于中来股份。

据悉,项目其余投资计划利用以土地、在建厂房及设备进行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18.6亿元;二期项目另计划融资60亿元。贷款和设备抵押融资累计78.6亿元,约占总投资额的56.14%。

看到这里就清晰一些了,这不与房地产圈完地后,拿土地再融资贷款、向购买者卖期房差不多吗?

抛开这种投资模式可行与否不谈,在硅料赛道企满为患的当下,没有硅料技术、客户渠道这时下重注押宝硅料是否合时宜,很值得商榷,即便是中来股份称已获得协鑫科技颗粒硅技术的授权,但硅粒产能过剩的风险、产业“内卷”的风险、各种投资风险均不可小视。

数据显示,我国现已具备200万吨硅料供应能力,硅片规划产能350GW,光伏组件规划产能达到300GW。

在硅料产能趋于过剩的氛围下,本身负债率高达60%,帐上实际可支配货币资金仅有4.1亿元的情况下,中来股份计划140亿投资硅料给业界更多的是缺乏可操作性,不太靠谱的即视感。

无巧不成书的是,除了印尼电池、组件项目投资“流产”外,中来股份还有投资理财“入坑”的尴尬历程。

2020-2021年期间,中来股份曾斥资2亿元购买泓盛资产、前海正帆管理的四支私募基金产品,重仓济民制药、奇信股份等爆雷股票,且还使用了杠杆,造成基金净值2020年12月一个月暴跌97.18%,亏损1.587亿元。

这次上市公司被“割韭菜”不仅将中来股份推上风口浪尖,2021年业绩大幅下滑,股价一度跳水,也令其经营 “雪上加霜”,资金捉襟见肘的中来股份不得多次寻求股权转让,以期获得资本注入。

在各大光伏企业纷纷忙扩产的情况下,中来股份频频“卖身”则让其在发展步伐上被其他企业进一步甩在身后,二级市场股价一度表现低迷,鲜有资金问津。

2021年6月国家能源局推出整县光伏试点新政前后,中来股份迎来了发展转机,其先后与国家电投及其子公司、上海源烨等达成了开发户用光伏市场的战略合作协议。据中来股份透露,截至2021年末,旗下子公司共与13个县、74个镇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拟建容量达到8.29GW。

同时,得益于强劲的市场需求,中来股份在主业光伏背板领域也有所斩获,整个2021年亦是处于满产满销的状态。

中来股份规划称,“十四五”期间每年将新增至少5,000万平米的产能,按照保守5,000万平米计算,2022年产能将至少达到2.2亿平米,较2021年产能1.7亿平米增幅近30%,按此产能计算,中来股份2022年平均每季度出货预计在5,000万平米以上,将呈现较好的发展势头。

对于如火如荼的户用光伏,中来股份正准备加大布局力度。中来股份表示,未来将大力拓展户用分布式光伏产业,努力成为全球屋顶光伏主流供应商。

不过,相对于天合富家、正泰安能等老牌户用光伏品牌,以及创维光伏等户用光伏“新势力”,虽在2015年就成立苏州中来民生能源有限公司孵化户用光伏业务,但中来股份的户用光伏业务更多搭载国家电投的快车。与天合光能、正泰安能、创维光伏相比,中来户用光伏在品牌和渠道上都有一定差距。

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一直困扰中来股份扩产的资金紧张问题仍未得到有效缓解。尽管经过不懈地努力,中来股份获得了的战略投资,但仍“缺钱”,可支配货币资金仅4.1亿元,还在质押股份。

目前,中来股份仍有4笔股权质押,质押股数为9448万股,其中无限售股3268万,限售股为6180万股份,股票质押市值为15.46亿元,股权质押比例为8.67%。

此外,近年高管的频繁离职,也令中来股份失去了一些发展先机。2022年4月25日,中来股份副总经理裘莹因个人原因离职。更早一些时候的2018年,中来股份副总经理刘勇离职。有消息称,双方因利益纠纷还一度对簿公堂。

此后,刘勇创立一道新能源。据官网介绍,一道新能源今年将建成20GW高效电池和20GW高效组件,总产值超350亿元,综合税收超10亿元。不难看出,一道新能源的主营与中来股份三驾马车之一的高效电池和高效组件是重合的。

事实上,坐拥背板细分领域优势,以及较早切入TOPCon高效电池及其组件领域,并较早在创业板上市,中来股份本应具有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令人遗憾的是,中来股份一直规划做得很有雄心,行动却是十分迟缓,屡屡被指是画饼充饥。据媒体梳理,中来股份近年先后推出三份投资高效太阳能电池方案,规模为13.6GW,总投资金额达223.67亿元。其中,却仅有1个项目建成。

这种“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式的投资方式,令中来股份有效控制了投资风险,却已错失了一些宝贵的发展机会。实际上,相对于投资,中来股份更热衷于股票套现、投资理财。

据统计,仅仅在2019年,中来股份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妇就以“基于自身资金需求”,减持套现超过7亿元。在投资理财爆雷亏近2亿元之外,中来股份参股子公司杭州铜米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

   

资深行业人士表示,中来股份是国内较早上市的光伏企业,在背板、电池、组件领域本来握有一手好牌,但因在投资、产业布局上摇摆不定,却没有做得更大更强。同时,公司实控股人更多沉浸于资本操作,不务“主业”,也错过了一些发展良机。此番,中来股份能否借户用光伏、硅料的东风驶入发展快车道,也备受全行业关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