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电动汽车厂商Last Mile破产:面临退市风险 曾作价14亿美元

上市时刻往往风光无限,但上市并不意味着企业安全无忧。

美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Electric Last Mile Solutions(简称:“Last Mile”)日前申请破产。

Last Mile已向位于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美国破产法院提交的破产申请中列出5000万美元至1亿美元的资产和负债。预计法院将允许公司制定清算资产和偿还债权人的计划。

面临退市风险

2022年2月,在Last Mile公司创始人Jim Taylor和公司创始人兼前执行主席Jason Luo 辞职后,公司任命董事会成员Shauna McIntyre为临时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导致Jim Taylor和Jason Luo离职原因是,内部调查发现他们在公司合并前以巨大的折扣购买了公司股权。此后不久,SEC宣布对Last Mile进行调查。

Last Mile还被迫撤回了财务指引并宣布过去的财报报表不可靠。而SEC的调查,使得公司确保新审计师和吸引额外资金变得极具挑战性。

Last Mile CEO McIntyre说,“我们必须走这条非常令人沮丧的路,但这是对我们的股东、合作伙伴、债权人和员工唯一负责任的下一步。”

这之前,Last Mile还收到了美国纳斯达克的通知函,指出由于公司尚未尚未提交截至2022年3月31日止三个月的10-Q表格季度报告(“10-Q 表格”)或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财政年度的 10-K 表格年度报告(“10-Q 表格”)。

Last Mile不符合纳斯达克上市规则 5250(c)(1),该规则要求上市公司及时向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所有要求的定期报告。

Last Mile称,管理层正在努力填写表格10-Q和表格 10-K,并打算尽快提交。但是,出于10-Q通知中讨论的原因,公司预计不会在规则12b-25规定的时间范围内提交10-Q 表格。

市值一落千丈

Last Mile总部位于美国密歇根,在印第安纳州还运营着一家工厂,专为生产电动汽车进行优化。该工厂每年可生产超10万辆汽车,由福特汽车公司和北美商用车零部件多元化制造商和供应商Accuride公司前高管Jason Luo(罗冠宏)创办。

罗冠宏(Jason Luo)曾负责管理福特汽车在整个大中华地区的业务运营,包括福特汽车在华的合资公司——长安福特汽车和江铃汽车,福特品牌进口车、林肯品牌以及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的业务。

不过,Jason Luo担任福特中国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职务的时间很短,仅仅5个月,就在2018年初挂印而去。

          

罗冠宏创办的Last Mile主要生产城市送货车,可装载170立方英尺的货物,而且充电2小时可行驶150至200英里。

            

Last Mile在2021年完成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时作价为14亿美元。

此次交易给Last Mile带来3.79亿美元总收益,其中,包括来自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和Jennison Associates等私人投资者的1.55亿美元。

不过,截至目前,Last Mile股价已经低于1美元,市值也只有1746万美元。

越来越多电动汽车企业裸泳

电动车的热潮消退后,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裸泳”。

在经历了上市的风光后,电动车公司Canoo也陷入到一场生存困境。

2022年5月,Canoo递交财报显示,Canoo暂时无营收,Canoo在2022年第一季度运营亏损为1.4亿美元,上年同期的运营亏损为9707万美元。

          

截至2022年3月31日,Canoo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05亿美元,受限制现金345万美元,资产和设备价值为2.24亿美元,总资产4.2亿美元。

Canoo在财报中指出,公司管理层对持续经营能力进行了分析,并发现对持续经营的能力存在重大疑问。

           

Canoo没实现正的经营现金流,而且鉴于预计的资金需求,产生正现金流的能力有不确定性。如果制造设施无法运行,Canoo将无法生产的车辆。

贾跃亭创办的FF也一度面临退市危机。

FF是在2021年7月在纳斯达克上市。本次合并交易将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PSAC以信托形式持有的2.3亿美元现金,为首款旗舰产品FF 91在交易结束后的12个月内大规模量产和交付提供资金支持。

2021年10月7日, FF被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恶意做空。在该做空报告中,J Capital Research机构称FF永远不会出售汽车,并表示FF公司创始人贾跃亭仍然通过 FF 全球执行委员会控制 FF公司。

做空报告出来后,贾跃亭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回击,贾跃亭称,该做空机构言论是冷饭热炒,无稽之谈。

不过,2022年2月,FF称因公司在控制和文化方面存在某些弱点,作为公司最高管理机构的负责人,Brian Krolicki已卸任董事长一职。

2022年4月,FF收到来自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资格部门的一封信,表明由于FF尚未提交其年度报告截至12月31日的财政年度表格10-K(“表格10-k”)。公司不符合纳斯达克上市规则的继续上市规定。

好在2022年5月,FF发布财报,才避免了退市危机。当然,FF的日子并不好过。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三个月,FF净亏损约1.53亿美元。

截至2022年3月31日,公司总资产约为7.06亿美元,其中现金为2.76亿美元。2021年12月31日至2022年3月31日之间现金减少的部分原因是按计划偿还了9700万美元票据及其应计利息。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总负债约为2.71亿美元,而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总负债约为3.4亿美元。

自成立以来,公司经营为累计亏损,经营性活动现金流为负,截至2022年3月31日,公司累计亏损约30亿美元。

氢燃料重型卡车制造商Nikola在2021年无营收,研发开支为2.93亿美元,销售与市场及管理费用为4亿美元,净亏损为6.93亿美元。Nikola曾被称为卡车界特斯拉,现在变成骗子界天花板。

Nikola也进行了财务造假。做空机构兴登堡研究公司(Hindenburg Research)曾针对Nikola及其创始人Milton发布了措辞严厉的报告:“我们从没有在一个上市公司中见过规模如此大的骗局。”

Hindenburg称,Milton严重夸大了公司的技术能力,并向投资者撒谎。此后,进一步的研究给出了确凿的证据,暗示Nikola的股票的价值可能为零。

无论是Nikola,还是Canoo、FF,无一例外都是通过SPAC上市。当前,SEC正在提高SPAC的标准,使其更接近于传统IP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