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行业发展迅猛 老牌名企却全面退出上游制造

6月2日,卡姆丹克发布公告称,其全资附属子公司上海卡姆丹克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的物业已于前一日卖给了上海浦东自立彩印厂有限公司,作价1.8亿元,包括两项土地使用权及七幢工厂大厦。出售事项所得款项净额(经扣除相关开支及税项)估计约为人民币1.42亿元,其中约人民币1.15亿将用于偿还贷款(包括应计利息)及约人民币2700元将用作本集团的一般营运资金。卖掉上海厂房、土地之后,卡姆丹克表示,公司已全面暂停了上游制造业务,今后将专注发展其下游太阳能业务。

在光伏行业快速发展,众多企业争先恐后加码上游制造业之际,深陷经营困境的卡姆丹克却只能无奈退出,颇显惋惜。

海归创业专注单晶

卡姆丹克现在的名气可能没那么大,但资深从业人员应该都听过这个名字,因为它创立于1999年12月,资历很老。主要从事太阳能硅棒、硅锭及硅片的生产,是中国首批能够通过国外客户认证大规模生产厚度约为140微米的n型单晶太阳能晶片的制造商。之所以选择从硅片生产切入太阳能领域,与创始人张屹的个人经历有关。

张屹,1985年7月毕业于清华大学,获电气工程学士学位;1988年8月获美国犹他州立大学电气工程硕士学位;创业前曾在美国加州Silicon Systems Inc.半导体技术公司担任工程师。

因为自己的从业经历和创业时启动资金不足,刚刚成立时的卡姆丹克,业务范围主要是用“二手设备、二流技术”做半导体配套零件加工。

2005年,随着国内太阳能产业兴起,卡姆丹克开始转型做太阳能电池晶片切割,并在2009年10月30日成功在港交所上市,成为当年唯一成功IPO的中国企业(总部在中国,但注册地为开曼群岛)。

上市后的卡姆丹克,没有做垂直化,而是一直专注单晶硅片的生产,并先后在上海及江苏省海安经济开发区建造了核心生产基地,把总产能扩充至600MW,这在当时以多晶硅片为主的业界是一个异类。对于这种选择的原因,张屹解释:“新兴产业多做点利润肯定好,但当产业成熟,没有自身核心长项的都会被挤出去。太阳能产业最终会整合到几大家手里去,而对卡姆丹克而言,我们可以在单晶切片做到世界最大最好,只要有单晶切片市场,我们就能做下去。”

硅片业绩持续亏损

统计数据似乎也印证了张屹的说法.财报数据显示,从2006年至2010年,卡姆丹克营收增长近10倍,利润增长近4倍。特别是2010年,卡姆丹克在营收增长超过一倍的同时,取得了32.4%的毛利率。2013年5月,卡姆丹克的市值一度高达54.4亿港元。

不过这种好日子在2015年戛然而止。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卡姆丹克净亏损达到了4.35亿人民币,较上一年0.91亿元的亏损额大幅增加。财报中解释,录得亏损的主要原因包括原料采购长期合同中多晶硅成本过高拖低毛利率,以及装配马来西亚新厂房导致经营支出增加等。

张屹表示,卡姆丹克马来西亚工厂2015年开工,是为规避双反效应所带来的风险,并考量中国日益高涨的电价、人工薪资等因素所做出的决定;而多晶硅采购长期合同是与德国瓦克公司签订,因期内多晶硅市价低于采购价格而造成连年亏蚀,今后会避免这类长期合同。

大幅亏损后,卡姆丹克选择增发,分别向国联金控、河南万众主席李万斌定向发行新股6.73亿和2.55亿股,发行价格为0.66港元,共筹资约6.1亿港元,通过多种形式引入和组建光伏电站运营队伍,将形成光伏制造、光伏电站等下游应用并举的发展局面。

交易完成后,国联金控成为卡姆丹克第一大股东,持股29%,李万斌持股11%,原第一大股东张屹的持股比例则从44.85%下降为26.91%。

拓展电站退出硅片

成功增发后,卡姆丹克与麦格理资本共同成立投资公司,以发展及拓展下游太阳能业务;收购了屋顶光伏电站开发商富林(亚洲)51%股权;在福州太古可口可乐屋顶建造了约2MW电站;与江苏省无锡惠山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洛阳旅游发展集团、亿仕登控股等签订协议,合作开发光伏电站。

拓展电站业务之外,卡姆丹克还做了一系列尝试。

2018年10月,全资附属公司卡姆丹克清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向福策能源投资(无锡)有限公司,出售无锡卡姆丹克建元光伏有限公司及无锡卡姆丹克天汉光伏有限公司已发行的全部股本,代价分别为2.6亿元人民币及3.7亿元人民币。

2019年4月,收购电动车和锂电池生产商科信动力70%的股权以拓展新业务。

2019年6月,与台湾的新日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联手开发新型“完美晶片”。

多番努力后,除了在2017年短暂扭亏为盈外,此后几年,卡姆丹克亏损依旧。截至2020年,卡姆丹克流动比率只有0.4,资产负债率高达114%,净负债为1.375亿元(2020年净负债5480万元),营运亏损1.93亿。

    

业绩持续下滑后,有媒体发现,卡姆丹克位于国内的最大生产基地几乎陷入停滞状态。

据了解,卡姆丹克原来有三大生产基地,分别坐落于上海、江苏和马来西亚。这其中,位于江苏的生产基地厂房总面积约3.92万平方米,年产能为400MW,是其最大的生产基地。但在2019年6月,该基地已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而其位于马来西亚的全资子公司Comtec Malaysia的单晶硅生产设施,更是早在2017年1月4日,就被隆基绿能以2亿元的价格所收购;至此,再加上上海基地的交易,卡姆丹克的制造业生产基地已全部停产。

上游制造业务全部停产后,姆丹克在公告中表示将专注下游电站业务,卡姆丹克的复兴之路会好走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