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

三十年沉浮,华晨何去何从?

自债券违约,在常规性的6个月间隔期之后,又伴随了因为疫情而出现的多次延期,华晨集团已经让债权人等了整整20个月。

6月8日,沈阳中院发布了华晨集团等12家企业提交的《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等12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计划(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并定于6月30日召开第三次债权人会议,届时将进行表决。

2020年10月,华晨集团旗下的一只名为“H17华汽5”的债券突然违约,令市场一片哗然,随之触发华晨集团其余存续的14只债券全部违约,合计违约金额达177.52亿元。

同年11月,华晨集团债权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沈阳中院申请对华晨集团进行重整。当月,沈阳中院裁定受理申请,沈阳中院在裁定书中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同时华晨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2021年3月,沈阳中院裁定,对华晨集团等12家企业适用实质合并重整方式进行审理,并指定华晨集团管理人(华晨集团清算组)担任华晨集团等12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管理人。这12家企业包括华晨集团、辽宁鑫瑞汽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辽宁正国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等。

自从进入重整阶段,事关华晨集团重整投资人招募和重整方案就广受关注,但披露出的具体进展并不多,此次《草案》的出炉多少也让外界能够窥知这家曾经大放异彩的国产车企的去向。

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中国车企

之所以称华晨曾经大放异彩,是因为追溯历史,可以发现华晨创下过一个傲然的战绩:是首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中国车企。

1992年10月9日,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汽车”)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CBA,发行500万股普通股,每股价格16美元。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第一股”,在美国华尔街和中国国内同时引发轰动的华晨汽车凭借上市融资了8000万美元。

彼时,《华尔街日报》对于华晨汽车的上市评价是这样的:这是一个象征性的事件,也许从今天开始,社会主义中国真正融入到了资本主义的游戏中。

穿透历史的迷雾,华晨汽车的上市已不再仅仅代表着一家中国车企拥抱了美国的资本市场,也有着更大和更深的象征意义。在华晨汽车完成上市后的10月12日,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得到了正式确立。同一天,中国证监会也成立了。

谈及华晨早期的发展,离不开那时担任华晨集团董事长仰融的操盘和运作。1997年,仰融准备创建华晨中华的品牌,车辆设计上邀请了意大利殿堂级设计师乔治亚罗的参与,发动机部分直接买下了沈阳航天三菱发动机厂,产品研发上据说花费了一个亿。

仰融
        

2000年底,当第一代华晨中华车下线时,仰融曾公开宣称 :“到2006年,中国汽车品牌中唯一敢和外国企业叫板的就是华晨中华!”

仰融敢有这种口气,多少也来自于华晨集团的业绩表现。2000年,华晨中国实现销售收入63亿元,轻型客车市场占有率高达60%;税后利润则为创纪录的18亿元,在国内汽车行业里仅次于上海大众和一汽大众。

此外,对于华晨集团的未来发展来说,更为利好和影响深远的一个消息也发生了。也是在2000年,华晨与宝马的合资项目获得了批复,并在次年5月,华晨中国与宝马集团的合资公司——华晨宝马就正式成立了。

在多重资本运作之下,仰融搭建起了市值共计达到246亿元的华晨系集团,旗下包括5家上市公司、各种关联公司158家。

华晨楼塌,宝马楼起

华晨开始走向楼塌,源于仰融与辽宁省的谈判。

因为主张华晨的发展中心南下宁波,仰融开始与辽宁省各方冲突不断。2002年,双方的谈判最终破裂,财政部发文认定华晨归属国有、划归辽宁省。事发后,仰融出走美国,他本人也因涉嫌经济犯罪遭到批捕、通缉。

于是,短短几年,华晨集团的业绩迅速下滑。2004年,“中华”轿车销量同比下降15%,经营亏损6亿元;金杯畅销车型“海狮”的销量同比下降18%,失去了蝉联5年的全国销量冠军位置;这一年,华晨中国的利润更是已经下降到了4860万元。

2007年,华晨汽车董事会宣布华晨汽车从纽交所退市,结束了后者赴美上市的15年之旅。

作为自主品牌的华晨中华日渐式微,而合资品牌华晨宝马却逐渐打开了中国市场。从2011年起,华晨中国旗下最主要的盈利资产就已经变成了华晨宝马。

华晨集团及下属公司业务范围覆盖汽车整车、改装车、动力总成和核心零部件等。除了“华晨宝马”,华晨集团还拥有“中华”“金杯”“华颂”等自主品牌和“华晨雷诺”等合资品牌。

华晨集团旗下共有四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HK:01114)及新晨动力控股有限公司(HK:01148),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SH:600609)和辽宁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SH:600653)。

财报显示,2011-2019年,华晨宝马每年贡献的净利润平均在17亿元-63亿元之间,在集团总营收中的占比高达94.9-121%。如果扣除掉华晨宝马所带来的利润,华晨中国是处于净亏损的状态。

以2015年至2019年为例,扣除华晨宝马的利润,华晨中国四年间分别亏损了5.4亿、6亿、8.6亿、4.2亿和13亿元。

2018年10月,华晨与宝马在合资公司中半对半股份占比的格局被打破,双方签署协议,宝马以290亿元的价格在2022年前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权,且合资协议延长至2040年。股比调整完成后,宝马集团和华晨汽车将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和25%股份,宝马将正式成为国内首个控股合资车企的跨国豪车品牌。

上述消息一经放出,华晨中国(HK:01114)的股价便应声下跌,华晨集团的债券也连带着受到了影响。

宝马、一汽,谁将接盘?

自华晨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即将获得华晨宝马合资公司控股权的宝马,是否会以及怎么参与华晨重组就备受外界的关注。

2021年8月,华晨集团等12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案召开的第二次债权人大会揭开了谜底:会上对包含宝马中国以16.33亿元收购中华汽车品牌(后宝马中国澄清为“华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在内的三项议案,经由债权人表决全部通过。10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也对宝马中国收购华晨汽车制造股权案进行了简易案件公示。

本来这已成为一件近乎于板上钉钉的事情,距离2022年前宝马控股华晨宝马股权交易时间仅剩1个月,而在宝马实现对华晨宝马的控股后,其对销量及产能大概率势必会有扩张的需求,此时以合适的价格将合资伙伴的产能收入囊中可谓一举两得。10月份反垄断局对该收购案的公示也被外界解读为宝马收购华晨已成定论。

但半路杀出来了个一汽集团,后者被认为是另一位强有力的意向竞标者。

早在2009年,在振兴东北制造的宏观主题下,市场上就曾出现过一汽重组华晨的讨论声。2021年2月,又有消息称一汽集团正在考虑收购在中国香港上市的华晨中华,收购交易金额约为72亿美元,并将其私有化。

与宝马只是单纯看中了华晨制造不同,一汽瞄准的不是华晨的一个标的,而是可能想要深度参与华晨的破产重整,将其整体兼并重组。华晨总部在辽宁沈阳,一汽总部在吉林长春,一汽如果深度参与了华晨的重组,一方面被认为后续将会在产业链协同等方面进展顺畅,一方面也可能会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

             

此外,一汽集团旗下的新能源业务板块显得发展迟缓,相较于其他国内汽车集团推出的如长安阿维塔、广汽埃安、上汽智己、北汽极狐和东风岚图等一众正在积极抢夺市场的品牌,一汽旗下重要的自主品牌板块红旗并没有推出全新的新能源品牌或平台。在这种情况下,收购华晨制造或更加深度参与华晨的破产重组,都被认为将有助于一汽迅速打造一个全新产品体系。

目前,华晨集团其他资产重整投资人遴选的进展并不顺利。

今年2月,华晨集团发布公告称,部分资产已经确定中选投资人,未确定的部分资产补充招募重整投资人。此前,这些未确定中选投资人的资产主要为华晨集团所持的金杯汽车股权,持股比例合计为23.58%;另有大连投资等5家企业重整资产,主要是部分大连地块土地使用权和房产等实物资产。

不过根据6月8日沈阳中院公布的《重整计划(草案)》载明,鑫源集团为华晨集团所持有金杯汽车股权相关资产的重整投资人,相关投资协议尚未签署。《重整计划(草案)》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这也意味着,东方鑫源集团有限公司或将接手华晨集团所持有的金杯汽车股权,成为金杯汽车的第一大股东。

与此同时,上交所上市的申华控股在《重整计划(草案)》公布后,6月8日至11日,股价连续4个涨停,随后的风险提示称,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或将发生变更,存在不确定性。

沉浮三十载的华晨上演过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件,成为印刻在很多国人心中的共同回忆,随着破产重整的不断推进,未来它将何去何从始终会牵动着大众的心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