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推广洁净煤致多人煤气中毒事件舆情观察

舆情观察员马付才

舆情背景

11月21日早晨,河北省承德市兴隆县平安堡镇东南沟村一村民被发现死于自家养殖场旁边的平房内,后经尸检结果确认,系一氧化碳中毒导致死亡。据家属称,事发前一天晚上,这名村民刚刚换用了村委会派发的洁净型煤。

疑因使用洁净煤而煤气中毒事件在河北省并不是个案。据新京报调查,河北沧州两医院半个月内,收治约150名一氧化碳中毒的病人;据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12月3日报道,在一个多月时间内,河北省唐山市连续出现6位村民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事件,死者生前都使用了当地政府推广的“清洁煤”取暖。

而来自于网络上的舆情显示,在河北邢台市临城县郝庄镇,一名叫李丑四的村民11月15日也死于煤气中毒,死者家属称,李丑四的死因同样是使用洁净型煤中毒。对此,郝庄镇政府党政办薛姓主任称:洁净型煤是河北省政府让统一强制推广的,责任应该由省政府来承担。

为何清洁煤会成频频吞噬人命的“黑色魔鬼”?

舆情过程

1、疑来源于河北省政府统一推广的洁净煤致多人死亡

在微博上,不少网友提到,以往冬天因烧煤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的事件也时有发生,但今年冬天,一氧化碳中毒事件似乎开始集中出现。

仅在10月22日晚上,唐山工人医院就有11个人因一氧化碳中毒进院治疗。医护人员表示,往年冬季也会有为数不多的村民因为一氧化碳中毒住院治疗,但今年的人数格外多。

记者梳理网络新闻发现,不但是承德和唐山,在沧州,据新京报调查,沧州两医院半个月内,收治约150名一氧化碳中毒病人。而河北邢台临城县郝庄镇郝庄村72岁的村民李丑四和71岁的老伴武二会,11月14日因使用新安装的政府环保采暖炉及洁净煤致煤气中毒,15日中午时李丑四确认死亡,武二会被送至临城县医院抢救。临城县黑城乡竹壁村50多岁的魏振章(女)和上初三的15岁儿子陈亚晓,于11月6日使用县政府支持的洁净煤和新型炉,母子双双煤气中毒,儿子当场死亡,魏振章被送往临城县医院救治。同样遭遇的还有,临城县孟家庄村50多岁的妇女张振军,因煤气中毒住院后回家疗养。

中国之声的报道提及,此次当地政府推广使用的“清洁煤”是由上级政府部门指定的厂商提供的,并且按照人口数量给各村制定了相应的购买和使用的数量指标。

为了完成这一指标,当地使用上了强制手段。唐山13岁女童一氧化碳中毒身亡后,其父接受采访时称,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会挨家检查,即便村民家中已经自购散煤也不让烧,然后强制性拉走,换成当地政府推广的清洁煤。

2、夺命的洁净煤引起诸多质疑

河北多地多名村民接连命丧洁净煤,一时间,洁净煤成了口诛笔伐的对象。

清洁型煤,又叫洁净型煤,是以低硫、低灰、高热值的优质无烟煤为主要原料,加入固硫、黏合、助燃等有机添加剂加工而成的煤制品,具有清洁环保、燃烧高效、使用简单等特点。

清洁型煤包装后储运不容易破碎,且燃烧时间长、发热量高,燃烧充分、灰少,封火时间长,上火快,燃烧状态稳定。可多数村民对清洁煤的使用感受并不好。村民普遍反应清洁煤不实用、价格高。河北定州经营着一家诊所的吴某从去年开始用清洁煤。相比烟煤,他觉得后者不够实用,“以前一天加2次煤,火旺得很,屋里起码在20摄氏度以上。清洁煤不容易点火,一天至少添3次不说,稍微添晚一点火还会灭,屋里能有15度就不错了。”

此外,清洁煤无黑烟、无异味的特点还为一氧化碳中毒埋下隐患。

一氧化碳中毒是含碳物质燃烧不完全时的产物经呼吸道吸入引起中毒,其中关键点在于,燃烧不完全。但清洁煤特性明明是“燃烧充分”,何以会因燃烧不完全而产生大量一氧化碳,进而致人死亡?

中国之声报道中提到,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煤化分院煤质与环保研究所所长白向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清洁煤的优势在于在燃烧过程中没有明显烟气,比普通散煤环保,但是相比于普通散煤,清洁煤的煤燃点更高,在不充分燃烧时同样会产生一氧化碳,预防不当容易造成中毒。

在河北多个村庄使用的清洁煤来自多个厂家,目前已知的包括唐山博瑞型煤有限公司和唐山白马山型煤有限公司。其中,唐山博瑞生产的清洁煤,包装上没有任何厂商标识。

天眼查显示,唐山博瑞型煤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9月21日,1个多月后,使用其清洁煤的村民便出现中毒身亡事件。而白马山型煤则已于今年11月2日进行了简易注销。

目前,兴隆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表示,经检验各批次型煤均合格。

3、众多煤气中毒背后被指政府部门疏忽安全提示

多起煤气中毒事件的发生,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重视。有调查认为,对洁净煤的使用方法不当,是煤气中毒的主要原因。

第一次使用清洁煤时,需要在炉内加满煤炭,保持高温,且需要4-5个小时才会烧透,此外,还需要像使用其他煤炭一样安装排烟管道,保持管道封闭性和通畅。

但村民们并没有被告知散煤与清洁煤的差别。使用清洁煤的村民们称,自己在买煤的时候,相关工作人员并没有进行安全提示,也没有告知使用说明,自己都是按照以往使用散煤的经验来使用此次派发的“清洁煤”。

不同村庄的多位村民在接受采访时都称,“在买煤的时候,包括怎么用、保护措施等都没说。”

例如用来防范一氧化碳中毒的报警器,并没有随同清洁煤及炉具一同进行推广。

直到多位村民因此丧命之后,河北兴隆才给每家每户发放了引风扇和一氧化碳报警器。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唐山市。记者采访到的中毒住院人员眷属都表示,购买时并没有进行安全提示,自己都是按照以往应用散煤的经验来使用这次派发的“洁净煤”。

直到有人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后,才有部分村庄开始派发一氧化碳报警器和安全提示。

究竟是何原由导致了这次大规模的一氧化碳中毒事故? “洁净煤”的质量是否有统一标准?“洁净煤”的推广应用与以往的散煤究竟有何不同?当地政府推广洁净煤的宣传培训是否到位?这些问题,都有待相关部门作出回应。

舆情观察

1、多人煤气中毒死亡舆情发生原因何在

不断增加的煤气中毒案例,将河北强制推广的洁净煤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清洁煤本是环保好煤,怎么就成了村民眼中的“夺命煤”,是煤的问题还是另有其因?

报道称,多位死者家属介绍,由于当地政府在推广清洁煤使用初期并没有告知使用方法,老百姓大都按照以往使用散煤的方式燃烧使用,一氧化碳中毒事件相继发生。

而上述所称“责任应该由河北省政府来承担”的说法,也从河北省政府8月和9月连续召开全省冬季清洁取暖工作调度会议上得到了印证。这两次会议显示,为确保人民群众安全温暖过冬,把“要扎实做好洁净煤和型煤炉具推广工作,落实到市、县、乡(镇),落实到每个村、每一户。”

初衷是好的,但在强制推广洁净煤时,程序上却出了问题。洁净煤是推广出去了,给老百姓宣传的无烟、无味、燃烧值又高,却忽视了安全使用方法的教育和引导。洁净煤和老百姓以往取暖使用的传统散煤,外观差不多,使用炉具和方法却有着极大的差别,因此,许多老百姓就稀里糊涂煤气中毒,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2、舆情对洁净煤厂家“量身定做”进入政府推广市场质疑

洁净煤推广应用,变成了强制使用,然而没有人知晓这一政策从何而来。

中国之声在报道中写道,当记者要求查看相关的纸质文件时,奔各庄村村支书表示都是口头传达精神,并没有文件。

如此庞大的市场,使用的洁净煤,竟然是由当地政府依据口头传达,指定厂商供应。更蹊跷的是,供煤的两家企业,一家是今年9月21日才注册成立,另一家则已于11月初进行了简易注销。这样背景的供煤企业,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们的资质问题。而当记者要求企业出示相关的生产和质检材料时,其中一家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只配合当地政府,不愿配合记者调查。

究竟这两家企业,是通过哪种渠道,被当地政府指定为洁净煤供应厂商的?其成立时,是否就是为进入政府指定市场而“量身定做”?庞大的市场销量和巨额利润背后,是否暗藏权力寻租?

3、舆情对环保“一刀切”提出质疑

在河北,空气污染是一个长期的问题。

在一份由人民日报整理的2018年全国169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中,后10位河北占了5位。分别是石家庄、邢台、唐山、邯郸和保定。

特别是一到秋冬季节,河北对大气污染的防止,就开始“对重点治理任务严重滞后、空气质量恶化、环境问题突出、散煤复燃和重污染天气应对不力的地区,提出问责建议,严肃追责问责,倒逼各项治理措施有效落实。”

实实在在的排名压力从上至下层层传导,在实际操作中,环保“一刀切”也成了常态。在河北,不仅强制以清洁煤替代散煤,连施工单位都抢在停工前加班加点,许多小县城根本就不堵车,却也要来个“机动车限行”措施。

但简单粗暴的一刀切,显然并不是合适的处理方式。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的过程中,曾多次强调不能“一刀切”。去年11月,督察组在山西核查发现,太原市迎泽区在禁煤过程中,采用强制禁煤方式推行清洁取暖,无法保障人民群众温暖过冬。督察组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打着大气污染治理旗号却影响民生的‘一刀切’行为。”

河北强制推广洁净煤,并指定厂商,本来是推广的环保和节能,最后却演变成一场煤气中毒大面积频发的“祸根”,舆情对影响民生环保“一刀切”的行为,提出了质疑。

舆情点评

在该舆情事件中,政府强制推广、洁净煤、环保、煤气中毒、安全使用等等,都是引爆该舆情的关键词。每一个舆情关键词的背后,其实关系的都是民生。

环保要推广,但不挨冻是刚需。在河北,特别是坝上地区冬季之冷,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达到了与我国东北地区相提并论的级别,要求居民们不再使用散煤取暖,推广使用洁净煤,应该是大势所趋。大面积频发的煤气中毒事件,该背锅的也不是洁净煤。

河北的煤气中毒连环事件,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该谁来担责?希望网民和死者家属等待的答案不会是“无可奉告”。

(新闻来源:央广网、新京报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