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地缘风险愈演愈烈,国际油价如何演绎?过去半个世纪行情显示这条规律

油价是否站上100美元已不重要?分析人士提醒,复盘半个世纪以来行情发现,每当俄罗斯与周边国家发动战争,油价均出现见顶回落。来源:Wind巧合还

油价是否站上100美元已不重要?分析人士提醒,复盘半个世纪以来行情发现,每当俄罗斯与周边国家发动战争,油价均出现见顶回落。

来源:Wind
 

巧合还是必然?部分分析人士指出,上述油价见顶均有基本面支撑,短期看,在溢价因素消失之前,油价仍存支撑。

地缘风险扩大是油价见顶信号?

“去年出现负油价,今年每桶90多美元,原油价格出现了极端变化,但生活中并没有相应的体验。”一位投资者表示。

油价大波动背后有何神秘力量?在部分分析人士看来,本轮油价大涨过程中,地缘因素又一次“巧合”地赶上了油价暴涨,与历史上类似情形下油价走势高度相似,耐人寻味。

“半个世纪以来,每当俄罗斯对周边国家发动军事战争,伴随而来的都是油价见顶。”东吴证券分析师陶川在日前发布的研报中表示,从1970年以来的历史来看,俄罗斯(1991年之前为苏联)一共发动了5次较大规模的战争,除了1994年和1999年两次对俄罗斯联邦内的车臣战争,其余的三次发生在1979年、2008年、2014年的对周边国家的战争均见证了油价在每一轮大牛市中的见顶。

在陶川看来,油价大涨会加剧消费国通胀,推动地缘风险扩大。但物极必反,消费国面临压力的同时会向欧佩克施压。因此上述地缘事件后,需求崩塌、供给释放等因素会为原油市场带来一次剧烈的出清,其中往往也会叠加外部事件的冲击。

更可能是巧合?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表示,地缘风险发酵与油价见顶的重合更可能是一种巧合。

光大期货能化产业分析师田由甲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例如2008年的油价见顶,2007年1月开始,原油价格开始上涨,从60美元/桶左右,通过一年半时间涨到2008年7月的140美元/桶。这其中不能说没有地缘风险的影响,但真正的关键因素是美国次贷危机,在金融风暴的影响下,所有资产都遭到抛售,原油也出现大跌。

此外,他分析,在2014年-2016年油价见顶回落,则主要伴随美国页岩油产量大增、欧债危机下全球原油需求低迷,加之主要产油国宣布不减产甚至增产计划,导致油价加速下跌。

“过去每次俄罗斯与周边国家发动军事战争,油价便冲高见顶,这更多的可能是地缘战争加速了油价赶顶的过程,在油价见顶而后逐步消化泡沫阶段,可能会见到基本面供求失衡的见顶,而后进一步负反馈于油价,一段下跌趋势便开始展开。”美尔雅期货投资咨询部徐婧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解释。

“在原油低库存以及全球有效剩余产能缺乏的背景下,地缘局势极易放大市场波动。”徐婧表示,而大宗商品价格其实是缺乏估值的锚,在供求关系作用下,经常会演绎出明显的趋势行情。例如,从2020年上半年开始,油价经历了近两年的牛市,但是价格背后的供求关系却是动态变化的,当供求失衡达到极端,反向变化便开始孕育,俗称物极必反。

溢价因素短期难消

从原油市场在交易过程中的风险溢价角度来说,田由甲分析,风险溢价其实就是来自于市场对因风险事件可能出现供应减少做出的反应,其中来自商品下游的对冲头寸、保险头寸以及市场中的投机交易。随后,在地缘风险事件过后,部分头寸的离场,令风险溢价降低,出现油价回调或回落。

“从原油基本面角度,目前原油的需求其实还没有恢复至新冠疫情前的水平,但价格还是相较于2019年的70美元/桶高出30美元/桶,这其中也包含了美元作为计价货币的影响因素。”田由甲分析,从美元的角度,美联储虽然释放了加息的信号,然而观测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其资产规模并没有出现下降趋势,也就是说美元的流动性并没有收紧,反而是在持续的宽松,这为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提供了动力。

基本面看,在2021年全球经济逐步从新冠疫情中复苏,发达国家经合组织石油库存在2021年末下降到27.25亿桶,这一数值比2020年末少3.31亿桶,低于历史五年均值2.1亿桶。

“因此,从美元角度看,如果对原油价格形成利空影响,需要先出现美元流动性紧张的信号。基本面看,当前原油的需求仍在恢复增长,基本面上没有极度看空的因素,得益于地缘局势风险因素,油价可能会出现向上突破的走势。但更长周期来看,2022年全球原油还将处于库存停止下降并微幅累库的周期,更多的持中性偏空的观点。”田由甲表示。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64096.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