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最新数据!最赚钱的石油CEO排名

2021年是世界经济实现80年来经济衰退后的最快增速。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2021年,全球液体燃料需求持续复苏。全球陆上交通出行已经基本恢复到了

2021年是世界经济实现80年来经济衰退后的最快增速。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2021年,全球液体燃料需求持续复苏。全球陆上交通出行已经基本恢复到了疫情前水平,境内航空出行恢复到疫情前的80%,受多国开放入境的影响,国际航空已恢复至疫情前的60%左右。而得益于需求的恢复和油价价格的上涨,2021年国际石油巨头集体“翻盘”,一举扭转2020年的巨额亏损。石油巨头赚得盆满钵满之下,各家CEO的年薪又有何变化呢?

雪佛龙(Chevron Corporation)

   

雪佛龙是世界领先的综合能源公司之一,他不断面向全球发展业务开展子公司,其公司几乎涉足能源行业的方方面面。作为雪佛龙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迈克尔·魏尔斯 (Michael Wirth),毕业于科罗拉多大学,1982年加入雪佛龙从设计工程师做起,并于 2016 年起担任中游与开发执行副总裁,负责供应和贸易、航运、管道和电力运营单位等;在雪佛龙工作36年后,凭借对公司的了解和对业务的熟悉程度,Michael Wirth在2018年起担任雪佛龙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根据wallmine.com的最新统计数据,2021年Michael Wirth总薪酬高达3307万美元。和其他几大巨头的CEO相比,Michael Wirth的总薪酬一直是稳定地处于高位水平。2019年 Michael K. Wirth总薪酬达 3300 万美元,与 2018 年相比增长超60%;到2020年尽管疫情之下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其薪酬与上一年年相比下降了 12%,但仍高达2900 万美元。

康菲( ConocoPhillips)

  

在全球能源转型之际,壳牌、BP和Equinor都在放弃页岩资产,转而布局可再生能源,但康菲石油的CEO兰斯(Ryan Lance)坚定地认为石油和天然气很难短期内被取代,对能源转型的态度与其他各巨头相比差距甚远。疫情期间,康菲石油还先后以133亿美元(含债务)的价格收购康乔资源(Concho Resources)以及95亿美元收购壳牌的二叠纪盆地资产。

Ryan Lance是一名石油工程师,拥有 32 年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经验,于1984 年在比尤特的蒙大拿理工学院获得石油工程理学学士学位。他自 2012 年 5 月起担任康菲石油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同时他是 Spindletop International、美国石油学会和美国独立石油协会的董事会成员。

根据wallmine.com的最新统计数据,2021年Ryan Lance 的总薪酬高达3036.37万美元。Ryan Lance也是除了雪佛龙CEO Michael Wirth之外,另一个总薪酬一直稳定地处于高位水平的CEO。2018年其总薪酬高达2340万美元,2019年3038万美元,尽管2020年有所下降,也仍高达2800万美元。

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

   

作为全球最大石油公司之一的埃克森美孚,见证了世界工业和石油产业的百年风云,目前,埃克森美孚有近8万名员工,在全球石油产业链上下游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达伦·伍兹(Darren W Woods)为埃克森美孚现任董事长、总裁、首席执行官。他在德克萨斯 A&M 大学获得电气工程学士学位,随后在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获得 MBA 学位,并于1992年加入埃克森美孚,从入职担任计划分析师,一路高升,到2017年成为埃克森美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

根据wallmine.com的最新统计数据,2021年达伦·伍兹的总薪酬高达2349.49万美元。相比之下,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打击了全球能源的需求,导致油价下跌,2020年埃克森美孚亏损高达224亿美元,Darren W Woods的总薪酬也从2019年的2350万美元下降至1563.9万美元,甚至低于其2018年1880万美元的总薪酬。

英国石油(BP)

   

50岁鲁尼(Looney)于2020 年 2 月担任BP首席执行官,同时他也是BP最年轻的高管。 Looney在都柏林大学 获得电气工程学位,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获得管理硕士学位。他是皇家工程院院士和能源研究所院士,于 1991 年加入 BP,担任钻井工程师,在北海、越南和墨西哥湾工作。Looney 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 BP 度过,曾在北海、越南和墨西哥从事生产和钻井工作,并在 2016 年接管上游部门之前担任其他行政职务。

2020年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受到严重冲击,油价大跌使得BP财务困境更加凸显,同时面临行业未来利润复苏缓慢,气候政策压力加大,这“内忧外患”的一年对新上任的鲁尼(Looney)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2020年BP巨额亏损高达203亿美元,不过鲁尼的总薪酬仍达1524万美元。

壳牌(Shell)

   

在过去的一年壳牌经历“改名迁都”,原名中的“荷兰皇家”字样被删除,总部也从荷兰迁至英国伦敦。借用石油圈读者留言称“荷兰”没了,“皇家”也没了,只剩下个“壳”。不过,相较于壳牌公司过去一年的“动荡”,其CEO 范伯登(Ben van Beurden)的薪酬在过去几年中的变化堪称翻天覆地。

自2014年起,Ben van Beurden 就担任壳牌的首席执行官、执行委员会成员、执行董事。他毕业于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获得了化学工程硕士学位,于 1983 年加入壳牌,早期在荷兰和苏丹的苏丹港炼油厂工作。

根据wallmine.com的最新统计数据,2021年Ben van Beurden在壳牌公司的总薪酬为 996.3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Ben van Beurden的总薪酬高达2240万美元。然而,到2019年,由于企业利润大幅下滑,他的总薪酬随之下降高达51%,总薪酬约为1120万美元。到2020年其总薪酬再度下降至693万美元。尽管2021年壳牌公司大赚193亿美元,Ben van Beurden的总薪酬较2020年的薪酬有所回调,但远不及他上任那一年高达2880万美元的总薪酬。

道达尔(TotalEnergies)

   

能源转型之下,更名成为凸显其转型的决心之一。从Total到 TotalEnergies ,新名称和新标识明确表达了 TotalEnergies 能源转型的目标。道达尔首席执行官Patrick Pouyanné毕业于巴黎综合理工学院,获得工程学位后他成为了矿山队的一名工程师。他于 1997 年 1 月首次加入道达尔,在公司的勘探和生产部门担任安哥拉首席行政官之后,Pouyanne 在道达尔担任多个职务,包括勘探和生产的财务、经济和 IT 总裁、勘探和生产战略、业务发展和研发的高级副总裁以及炼油和化工总裁等。2015年他被任命为道达尔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2020年道达尔净亏损达72亿美元,道达尔首席执行官Patrick Pouyanné 该年度的总薪酬也从2019 年的724.8万美元降至461.37万美元。尽管目前Patrick Pouyanné 2021年的总薪酬尚未公布,但鉴于其2021年全年调整后净利润181亿美元,是2020年的4.4倍,Patrick Pouyanné的总薪酬或将大幅上升。不过,与其他几大巨头相比来看,借用Pouyanne的话说,他可能是全球石油巨头老板中薪酬最低的人。

此外,通过这次盘点,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石油巨头的CEO大多数都是工科大学毕业,从一名石油工程师起步,之后通过他们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数十年的工作经验,和在石油方面获得的荣誉、对业务的高度熟悉下,从而一步一步的走到CEO的职位上。

同时我们也能看出CEO们的年薪受企业收益、行业发展的影响很大。而2022年国际石油行业也将受到多种因素冲击,行业内外、政治经济等多种因素都会影响市场状况和价格走向。不同往年,2022年推涨和压制油价的因素都会异常强大,利多和利空的因素将激烈交锋,这也会使2022年的石油市场变得特别复杂。在这个变幻莫测的石油市场,他们接下来的选择将至关重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65800.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